小说:吹落的树叶第一章欢迎来到新的世界

第一章 欢迎来到新的世界
 
从某栋大楼的窗口往外看下去,就可以看到下面的一个露天停车场,一根根白线把每辆车的停车位都划分得清清楚楚。清晨的时候,车场边上的绿化带中间会冒出一朵朵的水花,自动浇水系统按时开启,滋润着绿化带里的灌木丛。水滴溅落到地面的树叶上,干枯的枝叶随即轻微地颤动着。上午时分,一辆辆颜色纷繁的汽车就鱼贯而入,错落有致地停靠在自己所属的车位上。等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这些车又再次一辆一辆地消失在这个停车场中。不久之后,售卖各式小吃的小贩就会推着他们的手推车聚集在停车场的外围,手推车上的灯管或者小灯泡也会逐次被点亮。

这些画面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上演着,正如一部被重播了上百上千遍的老电影。导致某位半坐半躺在床上的人,只需要把身子靠在窗前瞟一眼,就会马上知道当时是几点了。尤其是当某一辆暗黑色轿车驶进停车场,穿着白色衬衫的车主人从车上下来时,床上的这个人几乎都可以想象得到,对方会迈出几个步子才能走到电梯门口。当然床上的人还可以想象到这个人乘坐的电梯会上升几层楼,走几步路才会到房间门口,当中还会有时间穿上一件白色的大褂。最终…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就会响起来,此时她就会听到那一句重复了不知几遍的话。

“怎样啊?今天过得怎样?”
这个问题从来都不会得到任何的回应,尽管有时候坐在床上的人会有一种冲动想回应对方道。
“没怎样啊。”
但是这句话却从来都没有从她的口中说出来过,除了一片的静默。就算她听到下面的这句非常熟悉的话,她也没有把自己的身体挪动半分。
“你应该下去走走的。”
但是听者却只是把自己的脸转向另一边,出神地看着窗外的芸芸众生,一言不发。

今天那辆黑色的车比以往来得早了一些,因为其他的车辆也才陆陆续续开了进来。但是如果按照以往的速度来推,对方从下车到敲响房门的时间长度,对方则比平时延迟了些许。她的下身包裹着橙色的柔软纱布,她手上的皮肤白白嫩嫩,是那种象牙白的色度。她的指甲被涂上了一种淡淡的粉红色,而左手的中指上则带着一枚金银丝线绕成的戒指。

视角往上移动,就会看到她正穿着医院常见的深绿色病号服,胸前隆起的曲线令人艳羡。而她的脸上则缠满了白色的医用纱布,就好像正戴着一个面具。人们只能看得到她的眼睛,深邃的眼神,让人恍惚中好像看到了一个骷髅头的眼眶。
停车场已经被车停满了,然而敲门声并没有如约响起。值班的护士进来提醒了她一次。
“赶紧吃吧,不然我们要把餐盘收拾走了。”
但她还是纹丝不动,直到另一位护士进来,把盖在饭菜上面的盖子打开看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说。
“那我收走了。”

但是…她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形同行尸走肉。
铄石流金,混凝土地面上的水迹不消片刻即化为水蒸气,消失于闷热的空气中。早上还拖着一根长水管给花丛浇水的园丁,此时正拿着一把大型的剪刀,准备把一些出头的枝叶剪掉,同时把剩下的枝干固定在墙边。在大剪刀的快速移动过程中,龙船花的花瓣迅速飘落下来,带有绿叶嫩芽的横枝末节瞬间与主干身首异处。
这双手…滋养了这一片绿植的生命。
而还是这双手…在须臾间扼杀了新芽的希望。
 
敲门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比以往的分贝更大。她并没有转过脸来,因为这敲门声…她一听就知道,来者并不仅仅是以往每天早上来看自己的那个人。
“怎么,今天过得怎样?”
来者是一堆人…从她第一次把步伐迈进这个医院后就一直对她“照顾有加”的他们。
多少次她躺在手术床上了。
照顾她的那个男医生,对她露出一个和煦春风般的笑容。

“今天我们要来见证历史的一刻,顺便举行胜利纪念碑揭幕仪式。”这帮医生估计是把她这个病例当作一件杰作来看待吧。
“最关键的一刻即将来临,最后一次揭开纱布。”
橙色纱布下面的身体并没有过多的动作,仅仅是当她脖子上的纱布被一圈圈地打开时,她那圆圆眼眶内的瞳孔才稍微眨巴了一下。

没错…整个医院,在各个领域都有很高造诣的专家,都围着她,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盯着自己,就好像正在看一件旷世的杰作。他们每个人都在她身上殚精竭虑耗费了毕生的功力。当中除了一个人,他的表情较为平静,看他的样子应该比其他医生年纪更大一点。因为他的两鬓已经开始斑白,他只是穿着休闲裤子和淡色的白衬衫,并没有披上白大褂。

“我觉得心理医生更像是一位朋友,而不是医生。”原来这就是他不穿白大褂的原因。
只见这位心理医生把双手插进自己的裤兜里,倾斜着身体去观察着她,并没有说一句话了。他的眼神很深邃,让人无法揣测出他的意图。而在她的床尾,护士长领着一众助理护士随时候命,而她们身边摆着一辆推车,上面摆满各种必备的抢救工具。护士们都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女人…就是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想看!

一双手温柔地把医用胶布一层层揭开,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只听得见呼吸的声音。医院特有的药水味开始在鼻尖处徘徊,表明她现在身处的正是医院。
医生他们平时会不会喷香水呢?

这过程中,有人会偶尔轻轻地蹦出几个专业术语,她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或者更准确地说,她并没有专心去听这些词语或试图理解它们的含义。
她的头部在医生们的注目下纹丝不动,而之前一直露出来的眼睛部位,此时却被严实地盖住了。她那象牙白色的右手垂在身边,手心里面散发着暖流,渐渐恢复了力量,透露出她的一种坚定气质和生机勃勃。此时她并没有说一句话,而是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蠕动着,表明她的手指渐渐恢复了知觉。

“OK,最后一层了。”
最后一层纱布缓缓地从她的脸上揭开,空气瞬间凝结,犹如一个备受万人瞩目的超级巨星即将登场。
“镜子拿过来。”一直照顾她的男医生说了一句。
“可以睁开眼睛了。”
她眨了2-3次眼睛,心里挣扎了一下,最后才决定全然睁开眼睛去“看看”眼前的“某人”。
镜子中的是个陌生人!
谁…她并不认识这个人…

镜中人…回答她问题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女性,脸上某些部位还有淤青,某些部位则还留有缝针的痕迹…这些淤青和粉红色的痕迹零星分布在她的脸上。
眼前这位陌生的女子,美得令人窒息。

高挺的鼻梁,葡萄般灵动的眼睛,足以让人在上面荡秋千的眼睫毛,薄薄的双唇粉红剔透…
“再过一个星期伤口就会基本痊愈…”
镜中人的表情很平静、默然不语,好像有一层面具遮盖在上面一样。这个面具可并不像手推车上面那一堆纱布,可以随时摘取下来。

“这段时间你还是要加倍小心,洗脸的时候要用特定的药水,也不要出去晒到太阳…”啰嗦的叮嘱,她面无表情地听着,并没有露出过度喜悦的表情。也没有任何一句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比如“你也来试试看啊。”
她的双手紧紧揪住衣角,眼睛闪过一丝异样,也只有心理医生能够察觉到她此时的心情——她有点怒气。

“你应该多走路,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刚开始的时候,她并不敢挪动自己的身体一分一毫。
“如果一切正常,再过一个星期你就可以出院了。”

她听完这句话之后,轻轻舒了一口气,接着才用手撑着坐在了床上。她先是把脚轻轻垂到床沿上,接着才慢慢把自己的双脚触碰到地面…虽然医院的病人服对一般人来说稍显过长,但由于她身材颀长,站起来时并没有显得臃肿不堪,只是她的头发有些凌乱。
无论是她的表情、身影,还是一动不动的姿势,都好像一尊雕像。
这是一张完美的脸庞,这是一张让所有医生为之鼓掌庆贺的美丽脸庞——即使这掌声是给他们自己鼓的。

“脸部构造很完美啊,我就说…”
这阵阵赞叹声也让“这尊雕像”心中有了少许的喜悦,但是一想到这一切都只是出自这帮专业医生的手中时…她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心理医生,又恢复了以往的喜怒不形于色。
“走一下看看。”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却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开始尝试走路…她全身僵直、腿也僵直,脖子往上提着,就好像是在T台上走秀的模特一样。当她走到房间另一头的时候,她才转过身来跟各位医生面对面。

过了很久…她慢慢地、慢慢地张开那美丽的嘴唇,呼吸有点急促地说了一句话——其说话的艰辛程度就像一个得了重病、生命岌岌可危的人。

“谢谢…”
这一回,带头的那位医生抬起头,舒了一口气。
“还要继续服用荷尔蒙…”
 
过了不知道多久,那帮医生才渐渐散去。他们每一位对这一次的“作品”都表示出极大的满意,除了那位心理医生。只见他依然双手插在裤袋里,把身体依靠在墙壁上。当心理医生跟随在医生们的队伍最后,准备走出病房的时候。她伸出手,触碰了一下心理医生,他转过头来。

“欢迎你来到这个新的世界。”
只见她紧紧闭着那一张有着完美弧线的嘴巴,随即首次展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藏于眉眼间,只有对面的心理医生才察觉得到。
“那再见啦,如果…有什么问题…当然没有问题就最好啦。”
推着手推车的护士还不时转过头来看,像上了瘾一样。
“真漂亮啊。”
 
整个房间再次恢复平静,房间里却没有任何一面镜子去给她确认,那个护士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就连墙边那张桌子,放的都是一些琐碎的小物件,跟其他护士摆满化妆用具的办公桌不太一样。因为这个医院有一个很严格的规定。
病人不能私自看到手术的结果。
直到有医生的允许才能看。

棉质的病人服柔软舒适,贴合身体的皮肤。这个经过众医生认证的病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玻璃窗前。窗外的人是不会看得出来,她还不算正常的…因为现在的她还需要一步一步地挪动着自己的腿。
这扇窗,是她躺在床上看了很久的窗…那辆黑色的车还在…那帮医生估计现在还在开会,讨论着自己的手术成果吧。

很快,更多的“病人”就会蜂拥而至,找他们做手术了。
没错…关于“病人”的事,在业内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反正到时候也会有成千上万的方法,让更多的“病人”得知这家医院的威名。
这家医院的手术成果,是有多经得起考验!
她就是这里的活招牌了。

她再次紧闭着嘴唇,稍显细直的眉头深锁,让她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古怪,因为她柔情似水般的容颜跟她身上原本就有的刚硬气质产生了一种冲突。
‘欢迎你来到这个新的世界。’

这句话再次回响在她的脑海中,如果她步入了“新世界”,为什么还要去跟过往的世界纠缠不清呢?过去…她极力想要忘记的苦楚和心酸;过去…如果是一段视频,她想第一时间删掉。
手术…可以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但是手术,却无法把过去割离自己的记忆!她那近乎完美的脑袋在摇晃着,头发随即飘散,然而,她并没有办法把过往的种种甩出脑海。
“新的世界,新的创造!”当她从这个医院踏出去的时候,她就应该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属于自己的新世界!

…姓名、生活、工作、未来…
她要把自己的过去埋藏起来,埋藏在这里…以前的一切都结束了。
有一群人蜂拥着朝停车场走过去,就是那一帮为自己的医术沾沾自喜的医生,他们接下来应该是准备去庆祝一番了吧。

她要离开这里,不然她就会变成被人利用的活广告牌。
这一次来到这个医院,她已经提前把所有的费用付清了。她还跟医生们承诺。
…即使手术过程中出现任何差错,病人也愿意自行承担手术所有的风险…
因此,大摇大摆地地开这里,本来就是她的应有权利。她那白皙的右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跟以往的习惯一样。她在等待一个时机…

车辆开始慢慢离开停车场,这表明很快就天黑了。上日班的护士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值夜班的护士正准备接替工作。这个时间段的医院,充满了各种匆忙和混乱。有人想快点回家,也有人想尽快把工作交接好。她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窗外的世界。
“药来了。”

一个放了一杯水和几片颜色缤纷的药片的小托盘被摆在了窗前的桌子上,病人转过头去做动作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但并没有说一句话。
“一会记得吃哦。”
护士说完话就退出了房间,回去收拾归家的东西。她还需要再等一会…值夜班的护士肯定会过来查看,因为她们肯定早已耳闻这一张惊世美艳的“脸庞”。今天是她首次揭开纱布,肯定很多人要来看热闹。
“吃药了吗?”

房间瞬间亮堂了起来,刚刚进来的人笑得嘴巴咧开。
“比她们发给我的照片美多了呢。”
‘病人’清了清嗓子,假装吞了一口痰。
“医生说…会给我换一种新药…”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到底有没有给我换啊?”
这句话拖了很长的音,并没有说完的意思。
“哦…我也不知道呢,我先去看看医生的单子。”说完,那人就赶紧出去了一会,然后才回来,“只看到说要增加荷尔蒙的量…”

“对啊,什么药来着…我每天都吃的,都忘了吃的叫什么了。”
护士则快速地把单子上的药名报了一遍,也不管病人能不能记得住。病人换的只是一张漂亮的脸蛋,她的脑袋还是好使的,再加上她整天在这个医院待着。怎么可能不认识或者不记得药名呢!
泰国的药,去哪里都能买得到!
 
下面停车场边上的小吃摊把灯光一盏一盏亮了起来。医院里的查房流程也接近尾声,各个病房都准备熄灯睡觉。

“睡觉前和起床后洗脸,你应该用这一瓶特制的抗生药水。”这是护士关上病房门前的叮嘱。
她洗完脸之后,顺手把药水瓶扔进了一个行李袋里。穿起来行动不便的裤子已经被她扔在了抽屉里,行李袋里只有一条碎花白裙子,一件轻便的T恤和一双平底鞋。还有一副墨镜,但是在夜里戴墨镜会显得很奇怪,再加上她头发上缠着的发箍,就更让人觉得怪异了,但匆忙中的她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就这样…她就已经很像来探病的家属了。
她的特殊病房跟其他人的是分开的…她走出走廊之后,走到尽头就是电梯…她按下了电梯按钮,同时眼睛也不忘观察楼上闪闪烁烁的电筒光。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假装成一个来探病的家人,背对着护士休息室。

电梯门终于打开,里面竟然有个人靠在电梯内墙上。她的脚步马上僵硬在原地,一只手紧紧攥住行李袋的背带,而对方则若无其事地瞟了她一眼。
她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了,电梯下行…电梯里的两人都不说话,直到电梯门再次打开。
“我送你。”
心理医生言简意赅地说,同时伸出手扶住她的手臂。
“慢点走,你的手术伤口还没好的。”

泰剧资讯 吹落的树

有用 (1)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