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吹落的树叶第二章 生活的斗士

第2章  生活的斗士

 

那是一辆白色的轿车,虽然后排座位上堆满了书籍和各类文件,但是车的主人还是毫不犹豫地把副驾驶座上面的那些杂物用手一拢,然后把它们扔到了后排座位上,与那些书混在了一起。接着,他才按了开锁按钮,把车门打开。

 

“请上车…”

对方弯下腰钻进了车里,她的眉毛轻微皱了一下,同时深深吐了一口气。很明显,她的身体某部位还在疼痛着。司机十分温柔地启动车,让车缓缓地离开了原地。

 

“空调坏了,忍一下哦。”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那个人微微点点头,同时把车窗放下来。微风吹拂着她的头发,因为此时她已经把那个发箍取了下来。但是她仍然戴着那副镜框大大的墨镜,好像生怕被别人看到自己的容貌。

 

“你想去哪里?”

她突然被人问这一句话,先是一愣,然后才用一种病人特有的气若游丝的声线慢慢回答。

“还…还不知道。”

心理医生叹了一口气,她看到之后赶紧改口。

“在哪里下车都行。”

 

她的话音被拖得很长,然而却非常温柔。司机并没有对此作出任何的回应,只是任随着这句话被淹没在空气中。汽车在嘈杂不堪的马路上缓缓前行,车内的两人始终保持着沉默,因为他们心里的思绪都在急速翻飞,各怀心事。

 

那一条路还没有过多的暑气,因为路边有一列叶子肥大的树木整齐排在路边。司机在一处狭窄的位置上把车停了下来,车的旁边就是一扇打开的铁门。

 

“下面是办公室,上面是宿舍。”

医生简短地说了一句,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跟着下了车。她很轻柔地关上车门,力气拿捏得恰到好处,多一分则显得太大声,少一分则没办法把门关上。他们来到了接待室,这里的氛围很是友好,棕色和肉色相间的椅子随性地摆放在一边,落地灯旁边摆放着一棵高大的绿植。这一切都显得如此的静谧,只有阵阵悠扬的轻音乐从音响中传出来,这里很适合被拿来做心理治疗室。

 

一名中年妇女把埋在一本诗集的头抬起来…举止优雅。丝毫让人想不到她是以病人的身份来到这里。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一点。”

医生先是跟面前的中年妇女道歉,然后转过来跟身后的人说。

“我约了客户,你等我一下。”

 

少女把原先遮挡着手术缝针痕迹和自己苍白脸孔的墨镜摘了下来,露出柔美的一面。她的刘海儿也被放了下来遮住额头。如果她稍有不慎展露出一丁点的喜悦之情,她的倾世之美马上会让观者的心荡漾不已。

 

“请吧…”

中年妇女跟随着医生走进了旁边的一间房子,而少女则坐下来,沉浸在这片静谧中。藤条篮子中的每一本书都很干净整洁、没有一丝尘埃,当中大部分是诗集或者带有大量精美插图的旅行指南。

 

一切都是如此安谧,让人的心灵自然而然地沉静下来。

她坐下来的时候把两个膝盖碰在一起,用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篮子里的那些书…如果要把过去的种种斩断,别说未来了,当下的生活该如何开始都还不知道呢。

 

先从自己的名字开始吧!

中年女人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走出来,然后匆匆离开了这个办公室,好像生怕被人知道自己来看心理医生。少女苍白的嘴唇似动非动地开阖着,似笑非笑。

 

她跟这个心理医生已经认识了快一年吧!

“请进…”

房间里的装饰非常女性化,就像是个小女生的闺房。唯一让人觉得稀奇的是,房间一侧有一张长长的躺椅,上面摆放着几个颜色艳丽的抱枕。在玻璃桌子上,有一瓶公仔形状的香水,正往空气中散发着阵阵清香。香水的旁边还摆放着一束干花,花束上面系着一个紫色的蝴蝶结。桌子后面的椅子上还静静地躺着一个小小的心形抱枕,抱枕是紫色的,边沿绣着金色的花纹。

 

“你曾经送给我的礼物,你还记得吗?”

这一次,少女的嘴巴露出轻微的笑容,如一朵正在绽放的鲜花…虽说手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很多方面,然而一个人温柔的气质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掩盖的。

 

“我的下一个客户半小时才到,我们可以先聊一下。”

“我要在你下一个客户来之前离开。”

她的声音比平时更加轻柔,双手抱胸的医生不由得低下头去看着对方,因为对方已经在那张长躺椅上坐了下来。她顺手拿起一个抱枕,一手抱住,另一只手在不断地拨弄着抱枕的边缘,这表明她此时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

 

“你都还没有地方可以去。”这个回答一语中的。

少女愣住了一会,“但总会有的。”

“是呀…”医生附和道。

“但现在还没有…”医生的话嘎然而止,因为他的眼神停留在对方脚边的那一个大旅行包上面了。

“你把所有的东西都扔在了医院吗?”

“那些不重要,没关系…”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小心翼翼,在回答之前都经过了思考再三。

“这里上面有两个房间,你先去其中一间住下来,先想清楚下一步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吧。我不想让你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下去。”

当医生看到对方皱了一下眉头,赶紧举起一根手指。

 

“OK,你住一晚也行,如果你觉得无论你住哪里你都是要付房租的话,你要给我房租也没关系。”

医生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少女,嗅到一种奇怪的感觉。

“你是女人…”他加重语气强调。

 

“女生…还这么漂亮,而且你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如果你一个人大晚上在外面赶路,是很危险的。你曾经是那么的信任我,所以呢,如果你再信任我多一晚,你应该也不会有所损失的对吧?”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

“好吧…那我们上去看看房间吧。”

 

铺了地毯的楼梯最顶端,有两个卧室相对而立。医生转动门锁,把左手边的房门打开,隐约可见里面的宽敞。

“很开心,你能够信任我。”

 

那个卧室色彩非常明亮,因为它的主要色调是在金棕色中夹杂着橙色,跟木色的家具融合得非常自然。房间里的一切都是一尘不染的,就好像这个房间的主人一个小时前才离开这里。

 

“这个房间以前是…我妻子的…”

少女用她那疑惑的眼神问了医生一个问题,她并没有说任何的话。

“她不在…”他的回应有所保留。

少女轻轻叹了一口气,却还是忍不住要问出口。

 

“什么时候回来…如果…碰到面就不太好了。因为我这样贸贸然住在她的房间里。”这也许是她第一次说这么长的句子吧。

医生像获得胜利一样笑了出来。

 

“应该不会回来了…她去了…寺庙(泰国人死后在寺庙火葬,骨灰供奉在寺庙),算起来估计也有五年了吧。”

医生说话的语序,让少女用了一点时间才弄懂他的意思。

 

“很抱歉。”

“我很开心,这样她就不会再饱受折磨了。”

当他们四目交接的时候,医生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跟她说。

 

“癌症…她跟癌症斗争了整整两年!”

卧室的色调是淡淡的橙红色,每一个角落都透露出房间主人的品位。令人惋惜的是,房主人却远离了人世。也许她是特地想着把这个房间留给后来人吧,所以一切都保存得相当完好。

 

“你确定吗?要我住在这里?”

“我想让你住在这个房间,毕竟它的原来主人跟生命抗争了两年,尽管我也知道最后的结局是怎样…”中年医生笑了笑,眼神中闪烁着对面前这位少女的几分理解。

 

“如果你要做一个生活的斗士,你就应该躺在斗士的床上休整一下。我估计我下一个客户快要到了。”

房门被轻轻合上,留下少女一人在房间内。

 

把最后一位客户送离办公室之后,医生深深叹了一口气…又有几个病人会知道,每年自杀死亡的心理医生人数也不在少数啊。因为他们要聆听别人的一切负面情绪,明明自己的心理问题都“能医不自医”。

 

“我真的想做你这样的医生啊,应该不会有什么心里烦恼吧。”

在每一个病人的心目中,医生都应该是这种无忧无虑的世外高人。

 

“我只是暂时把自己的痛苦塞到了抽屉里一段时间而已。”他曾经半开玩笑地这样说,然而几乎没有人能够理解他。

那当心理医生有心理问题时,又该找谁来诊断呢?

 

当他把手伸过去烟盒那边时,他的眼角余光看到烟灰缸那里有一行字,他马上怔住了,“尤尔·伯连纳死于肺癌”。癌症…癌症…他带来这里的那个少女,也是癌症,然而…她是精神上生了癌症。

 

还要过多久,他才能知道对方是留下来还是悄然离去。

一阵轻盈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她”开门后徐徐走进来,她的表情已经变得更温柔、更平易近人,不像刚开始时那么的咄咄逼人。

 

“不好意思…我是看到你的…客户…出去了。”

“饿了吗?”医生一边问一边看了一下手表。

“我的保姆应该做了饭。”

 

她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即将要回复原本的冷漠,因为自从她来到这个地方,这里就显得异常安静,就好像再没有别人在这里。

“我有一个做饭阿姨…”房主人解释道。

 

“但是傍晚如果客户快要到的时候,她就会在厨房里打发时间。我给了她病人预约表,这样她就知道最后一个客户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离开。因为我的客户都不太愿意见到生人的,除了见到我一个人。”

 

没错,估计没几个人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心理有问题、要来看心理医生吧。其实,社会上各个阶层的人都会有烦恼,但又有哪些阶层的人一有烦恼就可以来看心理医生呢?

比如…她这种人!

 

她的眼神表明了她正在想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一如既往。医生也曾经怀疑过自己是否真的理解她的真实想法,理解她心中的疙瘩。她总是喜欢躲在自己的安静世界中,一个人呆着,像一只紧闭蚌壳的蚌,像一只躲在龟壳里的乌龟。除了她自己以外,还有谁能够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呢?

 

客厅隔壁就是连着厨房的饭厅,一位胖胖的皮肤白皙的女人坐在椅子上等着。

“呃…这位…女士——”医生拖长尾音,并没有扭头去看身后的少女,“要跟我一起吃。”

 

“我从你下车的时候就看到你了,所以特地准备了食物。”

只见在那张白色的松木饭桌上,铺着一块翠绿色的棉布,桌子中间摆放着一个藤篮子,里面装着系有蝴蝶结的调味瓶,类似于西餐的风格。在一个南瓜模样的棕褐色容器里面,热气腾腾的汤正冒着散发着香味。

 

“你先喝汤,一会还有蟹肉炒饭。我去门口那里看着,也许会有没预约的客人。”

 

说完,她就蠕动着臃肿的躯体出去了,医生大笑。

“她是害怕这里有小偷,这里明明有那么多的保安,她还放心不下,请用餐…”

 

椅子上放着一块柔软舒适的红绿相间的垫子,而椅子的靠背也有一块海绵材质的垫子绑着。这一切看起来都让人如此舒适,让人安心下来。

 

“我喜欢吃得简单一点,有汤有炒饭就够了,不想要弄得太麻烦。但如果你想吃什么,她也有办法给你做出来哦。”

 

他一边说一边把汤盛出来,放在一个小碗里面,小碗的下面还有一个藤碗垫,然后他才把小碗的汤往少女的方向推过去。本来少女想一口回绝,但是当她闻到碗中汤飘出来的香气时,却情不自禁地坐了下来。

 

胖女人再次进来,进来的那一刻刚好看到少女把勺子从嘴边拿开。

“喜欢吃水煮的还是爆炒的青菜啊?医生他喜欢生吃青菜,每次都吃一大盘,但我就喜欢烤着吃。”

“你这样吃都没有维生素啦。”

“吃不吃维生素我都这么胖啦!为什么吃维生素的人不会胖?”

“维生素跟胖不胖可没有关系。”

“你别再给我说教了,我都听了好几年啦。听到耳朵都起茧了…”

医生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少女,开怀地笑了起来。

“我跟她一起长大的。”

 

“你又在胡说八道了,明明是我比你先长大的。你就是吃我的蟹肉炒饭长大的。你要蛋包饭还是荷包蛋?哦…你可先别说什么胆固醇高之类的啊。”

 

圆脸胖女人微笑着看着少女。

“我给你弄个蛋包饭吧,还送你一个荷包蛋!”

“少点嘛,我饭量又不大。”医生想极力拒绝。

“很少了啊,一点都不多的,我保证。”

 

“Aon…”这个被人一直“照顾有加”的医生瞬时心软了,“饭量不要多于半个锅啊。”

 

“哎哟…你呀你,小心一会这位小姐被你吓到。”

说这句话的胖女人正在专心致志地把鸡蛋摊平在煎锅上,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医生和少女脸上表情的一丝变化…蛋包饭,旁边还整齐地摆有青瓜和切成长条形的辣椒。当然还少不了赠送的一个荷包蛋,红红的番茄被切成若干片置放在边上,甚是诱人。胖女人的身手跟她的臃肿的身材形成鲜明对比。

 

“今晚电视剧要大结局,我要去追完。我给你准备好咖啡机,你要自己冲咖啡喝啦。”

胖女人语气有点不容商量的意味,意思是自己一会儿一定要去看电视。

 

“谁得到了遗产?”

“什么?”胖女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你那个电视剧啊,大结局的时候你觉得谁会得到那几千万的遗产啊?”

“你呀…”惊叹声夹杂着笑声。

 

“大结局的时候怎么可以让男主角出去做乞丐养女主角的呢?又不像你,谁愿意照顾你啊?哈哈”

“所以我就让你照顾我呀,Aon。”

少女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和谐的一幕,眼神中闪烁着点点愉悦的星光…电话铃声响起来,医生准备起身去接电话,却被胖女人拦住。

“你先把饭吃完吧。”

 

一会之后,胖女人再次回到饭厅。

“是医院那边的,对方说有急事…”

那两人快速对视了一下,医生起身去接电话,而少女则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一会之后,医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继续吃自己的饭,其间一言不发。

 

“什么?吃饱了吗?”Aon突然发话,着实让人小吃一惊。

少女抬起头来跟她对视着,然后微微一笑,“真的很好吃,我真的饱了。”

“吃得满不满足?”医生从桌子边上站起来,此时胖女人瞟了一眼。

 

“冰箱里还有橙子,记得拿一个去吃。”

保姆还不忘强调一遍。

“好好好…”他一边应答一边为少女打开门。

 

“是不是我的事?”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得到。

“他们都在到处找你。”

“会不会报警啊?”她担忧地问。

“你要他们怎么报警?”

泰剧资讯 吹落的树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