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吹落的树叶第四章 充满笑容的乐土

第4章  这是一片充满笑容的乐土

 

今天主任医师的车和值班医生的车还是像往常一样停在那个车位上,现在他们估计已经在医院办公室里面吵起来了。心理医生把车停好后告诉自己,一会下班后一定要顺路去把车里的空调修一下。但是他却眼尖看到了副驾驶座的垫脚处有一块头巾,他弯下腰去把它捡起来。这块头巾上还残留着一股野生茉莉花的香味,让他再次怀疑每一个医生…当然也包括他自己,到底在评估这一次手术时所作的判断是否正确。

 

她…已经准备好做手术!

做手术不难。

然而…继续生活下去,才是最艰难的一部分…就正如“出生”一样,是不难的,但是出生之后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则步履艰难。

“出生呢,是不难的。”

 

主任医师——他的上司和朋友,是这样跟他说笑的。“对于其他人来说,重获新生并不难,但是对于你来说,就有点难了。”

 

Prung由于身子太虚弱了,所以未能怀孕产子。他自己也并没有觉得这样会显得有多寂寞,然而今天…为什么他总是会想起她呢?

“刺激要素…”

他这样跟自己说…在刚刚过去的那一个夜晚,他心中感觉到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愫,在涌进他的心房,直至填满为止。

 

他卧室对面的那个房间有人住了!

也许在其他人的眼中会觉得很奇怪,因为他和妻子结婚之后都是分房而睡的。但对于他们两个来说,理由也很充分。

“你已经很累了。”

 

她并没有像其他医生的妻子那样,把自己的丈夫喊作“医生”。

“如果那样叫,那你岂不是24小时都要做医生?这样你的心就没有一刻是空下来的了。大部分医生就是因为时刻绷紧着神经,才会心脏病发而死的。”但是Prung听完之后笑了笑,笑靥如那随风舒卷的鲜花,如那阳光明媚的晴空。她能够为每一件无奈的事情找到令人信服的理由。

 

“相亲相爱的两夫妻,并不一定要每天都见面,睡觉也要抱着睡。如果各自有各自的空间,有属于自己的时间,那样会更好。”

“我有时候都在怀疑,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心理医生了呢。”

“就是因为我是心理医生的老婆了啦,所以我也要有点心理方面的知识呀。”

 

现在的女性都不怎么用“了啦”来做结尾了,但是Prung还在坚持使用。因此,当她离开的时候,他的脑海深处还是在觉得,她只是出门办事去了,很快就会回来了啦!

然而这个少女却走进了他的生活。

 

他把头巾塞进车头的杂物箱里,还拧了一下钥匙,确保已经锁好。然后他才把车锁好,往医院大楼走进去。一会就知道,那些“管理层”的领导是个怎样的想法。

 

那个房间的装潢更像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大银行家办公室,而不像是一个主任医师的办公室。

 

“这样来私人医院的人看到之后就会心情放松很多,”这是主任医师解释的理由,“这样的装修,就会让来看病的人觉得自己只是来咨询身体健康问题的,而不是以一个病人的身份过来的。”

“那这又有什么不同啊?”

 

医院的领导层有点不满,因为第一次的装修就已经超过股东们的预算了。

“不信你们问一下Ben医生啊。”主任医师把这个球踢给了他。

“他是一个心理学方面的专家,一个怀着一种咨询健康问题的心情进来的人,和一个以虚弱病人身份进来的人,其心情到底有何区别?”

 

他被人喊作“Ben医生”,而其实他觉得很不喜欢这样的称呼。

“我叫Benjang。”

“如果叫你Ben医生呢,你就是老外,如果叫你Jang医生,你就是中国医生,你可以选一个。”

 

而他只好做那个Ben医生,因为他懒得为这点事情去跟对方做无谓的争吵。他把自己的肩头依靠在玻璃窗上,以他一贯的动作,看着窗外的风景,耳朵却不忘听着那一声声喋喋不休的争吵。

 

“主治医师还能怎么说呢,病人在手术前已经付清了一切费用,对她的治疗也是根据疗程来的,病人是有权利离开这里…”

 

“但是万一病人出了什么意外呢?病人离开之前还没有做最后一次全面的检查,所以还不能被允许离开医院。”

“最后一次检查,哼!”声音从鼻腔发出来。

“就是揭开她脸上纱布的所谓仪式…”

 

没错…高级的私立医院,还需要有公关宣传方面的不菲费用…谁要进来生孩子,谁进来住在特殊加护病房,住在哪个房间,价格是多少,都应该写成一篇新闻稿向社会报道,以达到宣传效果。

生老病,甚至是死,都要符合一个富豪的身份。

 

越有钱,问题就越多。他这样的心理医生,就是靠这些所谓的问题吃饭的,尤其是靠那些走进来的富人。至于那些穷人是怎么解决自己的问题?应该是不需要他这个心理医生出手的。

“医生…”

主治医师的声音听起来冷静了不少。

 

“这里是私立医院啊,而现在的私立医院更是像雨后春笋一样越开越多了。以前很多医生一旦成名,就会自己跑到外面单干起来,自己租一排的办公室,然后就开始给病人打针做人工呼吸了。但这种模式已经过时了,如果还不与时俱进,就等着拍蚊子,然后眼睁睁看着病人离开吧。现在你起码要联合起来去开综合诊所,这样费用可以提高多少?以前那种医生诊症,医生老婆收钱配药的模式,又能赚到多少?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想尽办法在各个方面跟对手竞争,就连处理尸体都要做到比别人的服务质量好啊,医生。”

 

Ben医生微笑…就是因为你们的生活中充满了太多的竞争…竞争到身心疲倦不堪,然后又会跑来找心理医生的了。

“我真的很累了,身体上的累不算什么,但累的是心。”

管理层的声音,也是另一个大股东,声音弱了下来。

“那除了闭嘴,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啊?难道向外宣布说,病人逃离了我们医院吗?”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了,Ben…你也说几句吧!”

“不说就不会错。”他并没有转过头。

 

“从医学工作者行为守则方面来看,我们也什么都做不了。消息什么时候传出去,医管局肯定回来找我们。病人…提前出院,就意味着她并不需要让这种事被宣扬出去,如果闹大了,她有权利控告…”

“真是遗憾啊!”

主治医师在嘀咕着。

 

“这还是泰国的第一例呢,我们居然成功了。”

“把各种诊断资料保存好。”管理层建议。

“在开展学术会议的时候,我们就能够拿这个来做展示了。到时候就没有人敢质疑我们了。”

“啊哈!”一阵惊叹声响起。

“对了…什么时候有医学大会啊?”

心理医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事情终于暂告一段落,她安全了!

 

车上的空调还是没有按照计划去修理好,从楼上窗帘处透出的微弱光线给人一种柔软的感觉。他一把车停好,房子前面的门就被人打开,一个个子高高的身影在安静地等待着他。当他经过对方的时候,一阵野茉莉花的香味飘进他的鼻子。现在他总算是“回家”了,这里再也不是一个单纯过夜的地方。

 

他的第一个病人在等着他,玻璃桌面上的盘子里摆放着一些零食。“她”默默走进了房间里面。

“医生你的夫人真可爱啊。”病人忍不住赞美。

 

他迟疑,那一句否认的话在他的舌尖处停住了,如果这时候要说,又得解释很长时间了。尤其是“她”暂住在自己家里,如果说两人之间是清白的,估计也很少人会相信吧。

 

“不好意思,我开会耽误了一点时间。请坐。”

世界上自杀的心理医生数量之所以每年激增,应该就是因为每一位心理医生都无法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吧。别人的心理问题总是被放在优先解决的位置。

 

幸好他只约了两位病人过来,明天也是休息日。平时如果没有病人,他就会打开咨询时录制的录音带,进一步观察研究病人的表情等等。有时候他也会做很多的记录,直到保姆Aon进来用一种严厉的语气喊他去休息。

 

“下次你应该提前跟我说一声…”

“说什么?”他抬起头,一脸迷惑。

“说你不吃饭啊,这样我就不用浪费时间去做了。”

“我还以为你在看剧呢。”他狡辩。因为每当到Aon喜爱的电视剧开播的时候,她就会坐在电视机前一动不动地追看。

 

今天,他从办公室走到厨房和饭厅。

“炸和煎是不一样的。”大厨娘在解释。

“炸要用很多的油,而煎呢,用一层薄薄的油就可以了,嗷…”站在Aon身旁的人围着围裙,脸上的手术痕迹如果不是仔细查看,就根本看不出来了。

“香…”

“你病了吗?”对方听到之后讥讽道。

“终于知道饿了啊。”

 

他坐在自己的专属椅子,平时如果手中没有拿着笔记本进来,他也会一边吃饭一边看书。

“好吃吗?”有时候他也会被人问及饭菜的味道。

“好。”回答的人尽量用一种中性词,因为他并没有细心品尝味道。

 

“就算你在吃炒石头也觉得香啦。”Aon想到一个“鳄鱼吃石头”的典故,所以拿来讽刺他。但今天有一种香味真的扑进了他的鼻孔。

“就好像爆炒玉米。”

“煎糟虾玉米饼。”

一块块小小的玉米饼被整齐地摆放在盘子上,撒上切段的红辣椒,旁边伴以芫荽,就像树叶一样。

 

“不吃吗?”他这样问,是因为他看到对方直接把盘子端到了自己的面前。虽然她的脸色还是有点苍白,但那一份焦虑的情绪已经消散不少了。他做对了这个决定,把她留给心宽体胖的Aon来照顾。

“我已经尝过很多了。”声音喜悦了不少。

 

玉米混了虾肉,泰国胡椒,一口吞一个的大小,正在散发着腾腾的热气,蘸上酱料来吃,味道杠杠的。

“留点肚子给胡辣汤和咸鱼炒芥兰吧。”Aon下达命令。

“你们都尝过了吗?”

“总是说自己吃不了那么多,”Aon转身去跟站在身旁的少女说。

“应该是怕自己变得跟我一样胖吧。”

“不是…”她马上否认,“玉米很好吃啊,我都吃了很多呢。”

“那就坐下来吧。”

 

她用围裙擦了擦手,就像个孩子一样,走起路来有点踉踉跄跄的,但是他却假装没有看见。

“安全了。”他言简意赅、慢条斯理地说。

Nira…好吧,不管她“曾经”是谁,现如今她就是叫做“Nira”。她长长舒了一口气。

 

“那我就是可以到处走了?”

“但是你要去哪里?”他马上反问道。

“女人…”他再次强调,“要有一个家,而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在这里住多久都行,只要你需要,或者直到…你已经成功计划出你的未来蓝图。”

 

她轻轻点头,垂下来的头发挡住了眼珠,这个动作还不够有女人味。

“估计还要等两三天,我才能找到住所。”

“那你就一个人坐着慢慢想,慢慢思考。我不想你再以病人的身份回去,应该…”他笑起来,“我会给你算住宿费,你也可以向我收劳务费,还有做Aon的助理的工资,然后你还要给Aon付学费,她教你做饭。”

 

“哎哟,你真醒目!”Aon的脸色很红润,但却平静地像戴了个面具。

“你试着笑一笑吧,是绷得很紧还是疼?”

医生平静地吩咐她,她慢慢地按照对方的话来做,生怕会发疼。最后,她双唇咧开地笑起来了,能看得到里面那一排洁白的牙齿,嘴角那里还有一个浅浅的小酒窝,整张脸都洋溢着明媚的阳光。

 

“如果觉得不痛了,就要经常笑啊。”

对方马上收回了笑容,因为她知道自己被人开了个玩笑。

“笑吧。”他的声音很温柔。

“如果你的嘴巴在笑,你的心也会在笑,然后当你的心在笑,你就会有信心,只有信心十足的人才会有足够的坚强去跟生活拼搏。我不是一开始就跟你说过了吗?你需要获得比以前多一倍多自信去为新生活奋斗。”

 

再一次,这个“新生的女人”点头承认。

“Smile…”他把这个单词唱了出来。

“This’s a land ofsmile…”(这是一片充满笑容的乐土)

“难怪啊…”Aon的声音突然插进来,“这凉季居然还会下雨!”

“Aon啊Aon,”这个老板故意把声音变甜,“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

 

“给你留了很多方便面。”

那个小小的房间里充满了温暖,让那一刻冷漠麻木、孤独寂寥的心慢慢舒缓开来。她以前离开的那个“家”,没想到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家越大,她就越孤独。

家族越有威望,她就越抗拒。

 

医生从饭桌边上站起来,她…已经开始用“Nira”这个名字的她,也跟着站了起来。这一次,她轻车熟路地走到冰箱那里,拿出果盘,跟着医生走到那个客厅或者接待室。

“要喝咖啡吗?”

这句话被拖得很长,并没有结尾词。

“浓咖啡,半杯就够了,不要加糖。”

 

医生吩咐完就坐在了沙发上,安静地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只见她动作利索、熟练、顺畅地进行着每一道工序,这一系列敏捷的举动跟她那张甜美的脸蛋形成鲜明对比。双面伊人!医生由此作出了一个总结…温柔,但不柔弱,更不会脆弱。

 

她转过身来,把香浓的咖啡放在医生边上的茶几上。她修长的睫毛阴影下,两只眼睛闪烁着灵动的光彩,嘴唇抿了抿。

他假装没有在观察她,而是拿起一根叉子叉了一块菠萝,在咖啡上面蘸了一下,然后送进嘴里。

 

“你尝尝看,酸酸甜甜的,还有咖啡的香味。”

Nira摇摇头,秀发也随即在昏暗的灯影下飘散开来。她这个样子真的很像一尊塑像,也难怪主治医师会如此扼腕叹息。

这种完美的杰作,难道会经常出现吗?

 

颜值…也许可以通过整容手术来改造,但如果本身的底子不够好,就算请来世界一流的整容大师,也是回天乏术。如果只是把颜值提高上去,这对整容医生来说也算是——

“手术失败!”

 

医院的金牌整容大师本来是不愿意轻易出刀的,然而当她静静躺在手术床上等待着的时候…尽管每一位医生都在用专业的角度来面对着她,但他们都情不自禁地感叹了一句。

“骨骼架构真的美啊!”

 

等到手术创伤愈合,等到她补充营养长得更圆润些,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等到她的心中充满了对生命流动的热忱。

这一件旷世的杰作,就将会更加完美无瑕、更加举世无双!

“你今天看报纸了吗?”

 

她轻轻地问,眼神中不自觉地流露出自己心中的一丝忧虑。

“还没有…一天都很忙,有什么大新闻?”

Bengjang充满了疑惑。

 

她的嘴唇在抖动着,最终还是忍不住把情绪发泄了出来。

“他烧了妈妈…还有…我的…尸体!”

泰剧资讯

有用 (1)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