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吹落的树叶第五章 放下过去迎接未来

第5章 放下过去,迎接未来!

 

医生的眼神中带有同情的泪光,然而他的回应却又显得有点漠然。

“这…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有时候太真实的真相,太直白的现实,也会让人痛不欲生。没错…这明明就是她自己一直以来祈求上苍赐予她的结果,斩断过往的种种,此刻…她的过去已经随着熊熊的烈火化为灰烬了。

 

只是…妈妈…不知道陪伴着妈妈永生于烈火中的又会是哪一位呢?妈妈…一直都是一个温柔静雅的女人,经常安慰她。

 

“你是妈妈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妈妈的怀抱很温暖,妈妈的肩膀很坚实,妈妈也是第一个静静地听她说完这个“重大决定”的人。

 

“如果你经过深思熟虑了,你就去做吧。不要让外界的条条框框限制了你,你自己人生的规则是由你自己来规定的。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词:坚定不移。”

 

然后,她就跟着妈妈不断出去寻访名医,经年累月地跟医生探讨各种适合自己的手术方案,以致她终有一天快忍受不住,在病房里纵声大喊。此时一双温暖柔软的手伸过来,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孩子,你相信吗?这个比世间万物还要伟大的大自然,在人类的忍受能力面前也会显得逊色不少。你要战胜大自然给你制定的规则,你就要学会忍耐。”

 

她的妈妈,以及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医生,一直以来都在身边支撑着她那脆弱的心灵。妈妈陪伴着她直到治疗的最后阶段,然而…妈妈在看到这一件旷世杰作之前,先她而离去了。

妈妈…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妈妈…跟一个陌生人去到了一个遥远的国度,尸体随着坠入广阔草原的飞机残骸散落各处,难以分辨出谁是谁。他们应该是看到在妈妈身边躺着一具尸体,所以就以为那个是她了吧。

 

看来自己也应该舒一口气了,至少,她和妈妈在别人眼中是死在了一起!

当时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路边,然后招手喊停了一辆出租车。也许是她的内心深处有一把声音在告诉自己,一定要去医院吧。所以当时她才会跟司机说到医院。

 

然后…各种各样的手术程序有序地进行着,直至完美落幕。

Nira小姐…过去一片空白,重获新生。

 

她的右手皮肤苍白,紧紧握着拳头,好像是在捏着自己的手指关节,跟自己暗示说,一定要忍住。她的秀发有些凌乱,刹那间,让人仿佛想起希腊神话中那个顾影自怜的美少年纳喀索斯。她的美貌是生硬的,冷漠的。如果她是一尊塑像,也是一尊由高级大理石雕塑而来的。

 

她用自己的美貌战胜了自然,

然而甜美、安逸和欢乐

大自然却不愿意留给她!

 

医生长叹一口气,把手伸过去触碰了一下她那瘦弱、修长的手臂,轻拍予以安慰。如珍珠般的泪水默然落下,淌过她的脸颊。她并没有去擦拭,也没有像别的女人一样在哽咽。她只是在默默地垂泪,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不一会,她那细长的睫毛眨了几下,泪水竟干涸殆尽。

 

“佛祖曾经这样教育过他的弟子们,佛曰:世事本无常,有生必有死。所以,不仅仅是世间万物有生老病死,幸福或者痛苦也会经历生老病死的阶段。今天觉得很痛苦,明天的痛苦就会减少,最终,痛苦就会消失。幸福也是一样,痛苦消失了,幸福也就自然到来。”

她那双美艳的眼睛看着医生,然而医生却盯着自己的咖啡杯。

“喜欢看电视吗?”

“喜欢看书。”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家就是她最好的藏身之所。书籍就是她随时随地都可以打开的另一个世界,而不是讲述多样人生的电视…书和妈妈是她幸福的的源泉。

此刻…妈妈走了!

 

“在办公室里有很多书。”医生站了起来,“你可以去那里看。”

在过去的一年里,她和妈妈都在医院咨询着这位心理医生。也许,这位医生是另一位最了解她的人了吧,因为每一次跟医生见面,她都没有明显感觉到对方是在刻意观察自己的心理。每次见面,他都会很愉快地跟她们聊天,他更多的是跟妈妈聊。

 

“不用太担心。”这句话是他常常对妈妈说的,而不是对她。

“一切都会如愿以偿的。”

她从来都不会觉得妈妈有什么好担忧的,因为当她下定决心的时候,妈妈的态度似乎比她的还要坚定。

“到时候你出院了,我们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母女啦!”

 

无论是在医院的办公室,还是在家中的办公室,医生都打扮得让人很舒适。房间的四周都是靠墙竖立着的书柜,上面的书籍类型包括泰语书、外国的书、专业上的书和一些小说。在墙角处,有一张躺椅,旁边的小桌子上有一盏蛋形的台灯,椅子上方垂吊着一群水晶天鹅。

到底是谁…曾经在那里躺着看书呢?

 

椅子的对面就是一张很大的书桌,上面的物件摆放整齐。坐在那里工作的人可以随时看到躺在椅子上看书的人。很可惜…这个幸福的角落此刻处于昏暗中。在床边的一个藤制匣子里,有几本女性杂志。

“应该很旧了,你就选一下吧。”

 

他在那把大椅子上坐了下来,很放松的样子。接着他打开上方的抽屉,里面存放在录音机和录音带。如果让病人们知道自己跟医生倾诉的内容被录下来了,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够接受得了。但是这些小工具就可以帮助他回忆起一些当时忽视的细节,这样总比用笔简单勾勒几句来得实用。研究心理学,最重要的还是要反复去研究消化。

 

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直接地说出,真正的痛苦到底是什么。

有些人只会不断重复着家里发生的开心事,如果真有开心事,就不必来找心理医生了,但是…他们总是不自觉地沉浸在幸福之中。

“我们不在一起生活,他的孩子也有自己的安排。”

仅仅一句话,就可以看得出,她为何来这里…如果一个人曾经尝过寂寞的滋味,就算他正身处于一个热闹非凡的派对中。有时候也会觉得,地球空洞说,可能真的存在!

 

他拿出一盘录音带,放到录音机里去,录音带上并没有任何人名字,有的只是他编写的一串号码。他戴上耳机,按了播放键。而她…Nira…拿起一本书,思前顾后地坐了下来。他假装对此并不关注,而实际上…他的耳机里并没有任何的声音。

“医生…Ben医生。”

 

这个称呼听起来比Jang医生更顺耳一些。只见她把书放下,来到他的桌子前面,他看着她,然后慢慢把耳机摘下来。

“我需要工作。”她表情认真。

“嗷…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我并不需要一直在这里沉浸在书海中。”

“我们说好的那些约定,我有说是一辈子吗?”医生微笑着说。

“身为一个医生,我必然是希望自己的病人能够以一个完美的姿态去迎接新生活,不用再回来找我。这段时间是你恢复心理健康的阶段,你一定要确定自己想要做什么,需要的是什么。你可以随时离开这里,我不会阻止你。”

“现在就可以走?”

这充满挑衅意味的反问,有点洋洋得意的感觉。

 

“那你记得让Aon关上门,我要很晚才离开办公室。”

说完他恢复原来的坐姿,戴上耳机。少女愣了一下,然后甩了一下头发回去躺…在躺椅上面,她打开台灯看书,然后…当录音带的第二面播放结束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他直到完成所有工作,才起身走过去,轻轻碰了一下她的手臂把她唤醒。醒来时,她的面容在台灯的映照下更显姣好,睡眼有些许惺忪,如同一只刚醒来的小鹿。他…低下头。

“我很漂亮是吗?”

医生突然停住,无奈笑了笑。

 

“你不会白白浪费治疗费的啦,我们医院护士的技术还是杠杠的!”他后退了一下,把手插进裤袋里。

“你想在这里睡,还是上去睡在床上啊?”

她整个身体僵住了一下,接着才长长舒出一口气,坐起来,撩了一下头发。

 

“医生你还这么清楚我的过去啊。”声音有点干,“看来我要找个陌生人来问问才行,看看我够不够美了。”

“在睡觉之前…要记住…”医生的回应很沉重,“生活不是玩具,只有沉得住气和一丝不苟,才会最终取得成功。”

她抬起脸,表情柔软了下来,没有之前那么僵硬了。

“跟妈妈教我的一样…沉得住气。”

 

“你有一个很优秀的妈妈,你能做到像她那样就足够了。”

“嗯。”她缓缓吐出,好像这个字还停留在喉咙里。

“我会尽力的。”

她迅速站起来,而另一方却来不及后退了,两人的距离瞬间靠得很近。她那柔软的嘴唇在对方的脸颊上轻轻一触。

“谢谢你,你是第一个我不觉得讨厌的男人。”

 

她从医生身边经过,留下一股野茉莉花的香味,医生…这个中年男子还站在原地,眼睛出神地望着台灯发出的光晕。

人类…只有很小一部分是纯粹光明的。

除此之外的,都是阴暗面,而这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那艘玻璃观光船渐渐放缓船速,最后停在一处水清沙浅的区域,从船上看下去,还能看到一群珊瑚在海水的带动下摇曳生姿。人们仿佛一伸手就能够把那些艳丽的珊瑚掰下来,捧在手中慢慢欣赏了。船上的人都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音响设备里传出嘹亮的歌声。

“可以了吗?这里可以吗?”有人在嚷嚷着。

“要去深一点的地方啊!”有人反对道。

“深…”其他人也随声附和。

 

“因为海水很清澈了,所以看起来就不是很深的样子。”

“嗷…那谁要跳下去验证一下啊。”

“要啊,哪里都要…”

 

虎背熊腰的男人,穿着一条白色的短裤和一件横条纹的T恤,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小伙子。但是当我们再去看他脸上的皱纹和两鬓斑白的头发时,他的年龄还是瞬间暴露无遗了。而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女子,穿的短裤比他更短,上身穿着无袖的比基尼胸罩,露出晶莹润泽的皮肤,年纪仿若两父女。

“赶紧弄完啊。”

“Polly,跳!”有人在怂恿。

“脱掉衣服跳下去。”

仅此而已,船上的人就哄堂大笑起来。“Polly”就是那个小女孩,只见她可爱地嘟嘟嘴,摆出符合她年纪的可爱表情。

“脱完不跳可以吗?”

 

“Hooray!”(好极啦!)

“Olala!”拍手助威的声音把船都震动了。

“先别脱。”年纪大的那个男人笑得忘乎所以。

“把仪式弄完再脱啦。”

“仪式”就是,在一个鸡蛋形状的银色托盘上,放着用黑丝带绑着的白布包,套在一串茉莉花环中间。茉莉花的花瓣看上去有一点“瘀伤”了。两个这样的白布包被端到船舷上。

“安静点啊,先把仪式完成…”

 

有部分人在互相提醒着,但还是有很多人在窃窃私语。在这个仪式的现场,并没有平常所见的庄严肃穆。

“骨头吗?”女孩的声音天真无邪。

“什么啊,这么大一个人,死了之后就只剩下这么小一个布包!”

中年男子拿起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布包,举止优雅地扔进了海中。

“Goodbye…darling~”

 

掌声响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玩一个什么有趣的游戏。当他准备伸手去触碰到第二个布包的时候,他的双手停在了半空…孩子,总归是自己的孩子,是自己的血肉至亲。

尽管这个孩子曾经口口声声说。

“我恨你,这世界上我最恨的就是你!”

但是…那最后一根脆弱、模糊却一直羁绊在一起的线。

“永别了…是爸爸做错了,比起大海,你更喜欢高山,但我没时间。”

 

此时…如果骨灰的主人还在生的话,肯定又会歇斯底里地大喊。

“你从来都没有时间陪过我,你的时间都给了别人!”

第二个布包,被轻柔地沿着船舷放进了海里,他除了眼睁睁看着布包沉入海底,并没有多说一句话。两个布包在海里随着浪涛飘荡。

妈妈…和她唯一心爱的儿子。

他们一起来,也一起离去!

 

“你不用担心。”冷漠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

“我们…两母子可以生活下去的,不用你参与。”

此刻…生活下去的反而是他,两母子…永远飘逝于这个世间,停留在一个平静、冰冷的地方。

 

茉莉花环的花瓣微开,经过了精心的编串,明显看出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茉莉花环从船尾处往远处飘走,而跪在船尾处抛下花环的,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裤以吊唁的男子。

 

两个男子的样子很相似,然而这一位比刚才的更显年轻。两位四目对视,年轻一点的男子咬紧嘴唇,眼神中带有怨恨,而年长一点的男子则始终在嘴角挂着微笑,表情愉悦。

 

“节哀顺变啦,你应该觉得松一口气才对。叔叔跟侄儿已经够天地不容的了,还偏偏是…”

他耸了耸肩才把话说完。

“真可惜啊。”弟弟粗声粗气地说。

“那两个人应该来这里尽自己的责任的。”

“是好人的话,连鬼都会保佑你。”

“又或者,连鬼都不想跟你打交道。”

 

香槟瓶塞被打开的声音爆发出来,大家都在兴奋地唱着《友谊天长地久》…船再度起航,白色布包和茉莉花环随波逐流,最终会流向天际,到达仙宫。

 

年长的那一位,简直就把这个本应庄重的仪式当作是一场比基尼狂欢派对。与此同时,年轻的那一位,眼睛还是离不开船尾,目送着那花环飘去,目光温柔和深情。

“就算我死了,我也会死不瞑目的,我很担心他。”嫂子的话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你别这么说啊。”他安慰着。

“就算还没死,也很担忧。”

“我们应该花多点时间去解决他这个问题。”

是啊…令人担忧的问题…这个问题让整个家庭争吵不休。

“你能不能别再这么宠着你侄子了啊?”他妻子强调。

“嗷,都说了是侄子啊,还能让我怎么做?”他极力忍住。

“但他对我很不尊重啊!”

 

“我的侄子。”他争辩,想要据理力争到底,“如果连我这个亲生的叔叔都不帮他,谁来帮他啊?”

“他不是还有爸爸吗?”

 

“你也知道…”他的语气中有一种看不起的感觉,“那个家伙就喜欢生孩子,不喜欢尽父亲的责任。”

“嗷…那就随他们啊,那是他的责任,他做不做我们也管不着。你怎么跑去替人家教儿子了呢?”

 

“我们别说这个了,不然一天都说不完。”他打断,不想再谈。

此时…一切的问题都随着波浪飘到远方,只剩下回忆。

 

“哎哟!”一声讥讽从后面传来。

“都只剩下骨灰了,还在苦苦留恋啊?”

他没有转过头去,而是紧盯着远处那白白的一点,垂下眼帘,想尽力让自己沉浸在安宁中。

 

“还好你没有给他送玫瑰花环啊,不然肯定又会上头条。”

“我祈求…”他慢慢地、坚定地说出来。

“如果真的有来世,希望我们能再次相遇。”

“很好,真好玩,那我也跟着许个愿到时候去围观。”

究竟要过多长时间,才能够彻底忘怀那一段回忆呢?多可怜啊…这一段用黑丝带牵引着的爱情。

 

 

未完待续……

泰剧资讯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