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吹落的树叶第六章 爱上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第6章 爱上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少女在长椅子上坐下来,长椅子的靠背是那种靠后卷筒的形状,上面镀着一层暗沉的金箔,上面的花纹好像是丝绸上的刺绣图案。椅子上的坐垫用一层薄薄的肉色丝绸包裹着,其粉红色和橙色的花纹,跟靠背的金色搭配在一起相得益彰。椅子的前面摆着一张四方形的桌子,桌脚跟椅子一样,都是弯曲形状的。桌面上雕刻着色彩淡雅的花纹,当她把桌面往上掀起的时候,她看到里面有一块鹅蛋形的梳妆镜子。桌子的内部还有很多化妆品,连那瓶精雕细琢的香水瓶里,都还剩下半瓶香水。

 

她该怎么想呢,她不得不暗地里怀疑,“等一会…房间的主人会不会突然推门进来”。在这个房间里,有一点是很奇怪的,在房里居然找不到一副“她”的照片。

估计是个美丽温柔大方的女人吧。

所以生者不曾忘记亡妻。

 

那她自己的呢…当她人间蒸发的时候,“谁”又会记得起她?谁…都有些什么人呢?她开始排顺序。

爸爸…镜子中那个陌生的女子苦笑…爸爸除了自己,又何曾想起过谁?

 

“你爸还没老啊,孩子。”妈妈总是为他辩护。

“所以他还在花天酒地咯。”

“不老还是不服老?”

孩子在那天反问道。

 

妈妈笑了起来…妈妈甘愿认命,愿意默默去接受生命中发生在她身上的每一件事。妈妈从来都不会发问说…为什么会这样子?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妈妈只是说。

 

“该发生的事情总归会发生,最厉害的人应该是能够解决所有问题的人,而不是一味地否认问题的存在。”

没错…即使是她的问题,她妈妈也毫不犹豫地伸出那一双柔软温暖的手来帮自己解决。

“你喜欢自己的亲生叔叔,这并不是什么天地不容的事。这只是一种心理补偿行为而已。”

 

妈妈应该是去找了不少心理医生,所以最终她才能据此推断出这个理论吧。

“你爱爸爸,但是当你爸爸成为那个你无法爱上的人,你就会去找那个跟你爸爸相似的人。”

但是她很清楚,自己对叔叔的爱根本就不是妈妈所说的那样,她并不是想找像爸爸那样的人。

 

“哎呀,我们人呢…生命就好像那蜉蝣一样,须臾之间就死了呢。”

这个是爸爸的人生哲学。

“先尽情享乐,死后自然会有死后的烦恼啦。那些所谓的因果报应,都是拿来吓唬你们,让你们在人前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但是当你的境界够高之后,你就会听到佛祖跟你说…无我…四大皆空…万事到头一场空!”

 

爸爸说的…四大皆空…真的是经常口袋空空,所以妈妈说。

“假如不是你叔叔在打理着,我们家的财产早就坐吃山空啦,孩子。”

Chat叔叔…是她从小就爱慕的真正男子汉,是她梦寐以求的男神。

“别再做梦了!”叔叔真的有点凶,“我们人呀,不能一辈子都生活在幻想中的,你要生存的话,就要敢于直面现实。不用面对太多…只需要认清真正的自己就已经足够了!”

 

最后一句话才是让她终日以泪洗脸的“致命一击”,但是她的爱无法阻挡,她未曾有一日想过停止为爱抗争。

今天…也许她还处于下风,但是…明天…谁又能断言什么呢?

“爱情,并不是通过胜利赢回来的。”妈妈提醒她。

“而是通过对方的认输而得来的。”

 

她那双看向镜子的双眸,温柔地垂下,苍白的手正缓慢地拨弄短发…她不会像妈妈那样,向爸爸“认输”,为爸爸放弃一切,为爱上爸爸而自豪。

“你看到了没,就算你爸爸在外面有几个家,但是…你爸爸还是很爱我们的。”

 

与别人一起分享的那种爱,她并不需要。如果她要爱…她就要得到全部的爱,因此…她选择走上了这条路!

镜子中的陌生女子,尽管脸色惨白得可怖,但是脸上的粉红色痕迹几近消失。眼周皮肤上的血迹已经变成淡青色,几乎看不出来。

Nira…开始动手为自己描画妆容。

在她所有的功课中,最出色的一门就是艺术课。

 

“做什么艺术家?”爸爸不能理解,“就不能学学怎么赚钱吗?”

然而在这一点上,妈妈却不甘愿“认输”。

“金钱总有一天是会花光的,孩子。技能是不会花光的,你越是用就会越精通。如果哪天妈妈不在了,爸爸不在了,没有一技傍身,你会过得很艰难。”

 

各种学科老师来去匆匆,妈妈从他们口中得到的答案颇为一致,“头脑不够灵活,应该让她发展一下艺术上的长处”。

妈妈叹气,但事实就是如此…最终妈妈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一点。

“这样也好,不用做那种会被人炒鱿鱼的哲学家。”

 

然后,当妈妈看到她在装饰蛋糕上显示出来的才华后,也是一脸的惊喜。妈妈也很喜欢让她为自己化妆,人们看到妈妈的妆容后都说。

“赶紧去报名上一个正规的课程呀。”

然后每一个人…包括她的Chat叔叔,当他们知道她在学校里学的是什么之后,都非常反感。

 

“就像以前那样啦,如果有人说要去学酒店管理什么的,家里人都会闹得要生要死的。”妈妈安慰她。

“现在你知道吗?每个月有上万的收入了呢。”

 

人的脸就像一块画布啊,你要用你自己的艺术触觉来创造,才能化出一个精致的妆容。从打粉底开始,然后一点点地涂抹,勾画阴影,这样本来苍白的脸蛋才会逐渐变得有光泽…此时一阵轻柔的敲门声响起来,她的手停在了半空,脸上露出轻微的羞涩,因为她现在所使用的工具,已经逾越了被允许的范围。

 

从鹅蛋形镜子中可以看到,门被推开了。

医生穿着打扮的品味还是一如往日!

只见医生把双手放在身后,走到她身边。

“以前我一直都很好奇…你们都是怎么在脸上涂脂抹粉的,今天终于可以看到了。”

 

她斜眼看了一下,医生轻轻一笑。

“我的那个她从来都不会让我看,她说这是一种心理学现象。男人是不能知道女人从素颜变美丽的秘密。”

她一言不发,而是…自信地继续化妆,直到进行最后一步。她在自己的耳后和手腕处喷了一点香水,然后才轻轻地站起来,就像一名世界名模。

 

他望过来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没错,她就是主治医师扼腕叹息的那一件杰作,她的嘴巴、脖子、眉毛和下巴,都像是一尊模型,然而这尊模型是有生命的。

嘴唇像枝桠间刚抽出的叶芽,她轻启朱唇,仿若要问出同一个问题“我美吗?”这一回,她的这句话没有带一点口音。她得到的回答是。

 

“很美!”Ben医生脸颊发烫,他很害怕对方会发现自己的窘相,会取笑他被一个小女生搞到心猿意马。

“你这化妆技能,保证饿不死。”

 

她看过来的目光中带有一丝挑衅,也可以解读为一个疑问句。她身上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她的眼神是可以代替语言的。

“你可以做化妆师啊。”

她的眼神中瞬间开始闪烁出一丝曙光,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不工作就能生存下去的。这一次,她终于找到了一条生存下去的出路。

 

“Prung的朋友是化妆品的代理商,她也许会有兴趣。”

她的皮肤柔白地如同象牙,她混合了粉色和褐色的粉底液,让皮肤丰润得让人眼前一亮。

“你快换衣服吧,一会我们一起去,我在下面等你。”接下来的那一句话他不假思索说了出来。

“可以在衣柜里选。”

 

他下去厨房那里。Aon正坐在洗碗池边,里面堆满了金黄色的餐具,她一手拿着盘子,一手拿着沾了柠檬水的百洁布。只见她轻轻一抹,餐盘就亮灿灿地在发光。

“橙汁在冰箱里。”

他打开冰箱,倒了一杯新鲜的橙汁,然后回到自己的桌子边上。

“你要我怎么回答邻居的问题?”

 

Aon的声音稍微变小了一点,“病人呢就肯定不是啦,要不我就说是你的远房表妹,又或者是新娶的老婆?”

“不用回答。”

保姆叹了一口气。

 

“我原本也是这样做的,但是…他们还会在那里喋喋不休啊。”

“那就别听。”

“我可以不听,但是其他人会听啊,这样我们的名声会有损啊。”

Aon心软地笑着,他还是沉默不语。看到这样的反应,Aon明明知道再说下去也是徒劳,“那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她家的父母会怎么说?如果警察找上门来,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他滑稽地大笑起来。突然一股香水味扑鼻而来,Aon赶紧扭头去看,因为她很熟悉这股味道,然而从楼上徐徐走下来的女人…白色的碎花半身裙,上身穿着棕色的衫衣,虽然是刚从衣柜里“拿”出来的,但却刚好跟她的身材搭配得相得益彰。她的脸很平静,头发被剪成齐下巴的长度,遮住了一边脸。这是何等仙气的一种美啊!

 

“哎呦,好漂亮啊!”

就连Aon都不得不承认。

“准备带她去应聘。”

“是吗?要做什么工作啊?空姐?”

Nira愣在那里,身体开始僵硬,心理医生赶紧站起来打断。

“我们走吧。”

她转身,静静地走在前面。

 

Aon停下手中的活儿,看着他们两个。他们两人的年纪相差得这么远,估计又会有一段感人肺腑的狗血泰剧戏码吧!

车内的空调还是没有修好,医生想起来一件事,赶紧跟刚准备上车的人说。

“头巾我放在了杂物箱里。”

 

她打开车头的杂物箱,拿出头巾包裹着头部,整理好。

如果那帮医生看到,会不会记得起来呢?

他把车开动,脑子里在思考着接下来会遇到的问题。

“我们应该跟对方说,Nira…姓什么好呢?”

这个社会上的规矩和法律有很多,要在社会上生存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最重要的一点,是法律上的问题。她将会漂泊不定,因为没有哪一条法律会承认她的存在,因为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假如她无法解决这个现实的问题,她还是会麻烦不断。

 

“你要放松心情。”

妈妈在世的时候,曾经这样安慰自己。

“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踏进医院大门,妈妈也会有足够的勇气去解决所有的问题。”

但是,妈妈…本应去解决问题的您,却永远离开了。而这个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却要接替您,来为我解决问题。

 

“我会跟他们说你是我妹妹,用我的姓氏,好不好?”

还会有比这个更好的方法吗?

她慢慢点头,不禁好奇自己该用什么方式来“还债”。

 

前方的那一辆车突然间减缓速度要右拐,医生赶紧握住方向盘打向左边,然后就听到一声巨响,整辆车震动起来。

“看吧!”医生感叹一句,“被追尾了。”

 

后面那辆车的司机把车停下,然后下车。其他的车瞬间乱作一团。

“你等我一下。”

Nira扭头看着后方,看不到医生的全身,只听到他那熟悉的声音。

“对不起,我来不及刹车。”

 

声音不鲁莽,而是先做自我检讨,并不像一般有路怒症的司机一样,因前方车辆的突然减速而暴躁怒吼。

“我刚刚在躲开前面那辆车,你的车怎么样?”

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圆的,还是很窄的!

 

只见对方弯下高挑的身姿,在车后面上上下下地观察车况,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瞬间,但是那一张脸庞她一辈子也不会记错…Chatchavee叔叔!

她浑身变得僵硬无比,就像一块顽石,瞳孔也张大了。叔叔还会不会记得起她呢?

 

少女赶紧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但是叔叔并没有回头看她。

“嗷,你下来做什么?”

这句话让他转了过来…那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她的眼帘,脸上还挂着柔情似水的微笑。

 

“不好意思,吓了你一跳,还浪费了你的时间。”

叔叔不记得!叔叔并不知道那个已经死去的人其实就站在他的面前。

“要不这样吧,,,”柔软的声音,客气中带有一点绅士风度。

“我们自己拿去修理吧。”

Benjang医生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果对方的是一辆半新不旧的车,那倒没什么。然而后面那辆车一看就是最新款的豪车,单单是修理一个车头灯就足以花费不少银两。

 

“我应该帮你支付修理费用。”他在嘟囔着。

叔叔微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的那个小酒窝足以让她久久地驻足观看。

 

“叔叔你笑起来真迷人。”

“喂!”Chat喊了起来,“男人是不会赞美男人的。”

今天…叔叔也是那样微笑的。

“是我撞到了你们的车尾。”叔叔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

医生对Nira点点头。

 

“我的名片在杂物箱那里,麻烦帮我拿一下。”

Nira转回去车头寻找…如果叔叔知道她是谁,会有何想法呢?

“不要告诉任何人啊,妈妈。”她曾经告诉过母亲。

“直到我出院。”

 

此刻,又有谁会知道、会料想到,她还生存在这个世间?也好…她可以跟叔叔重新开始。将来某一天…也许上天会眷顾她!

 

少女拿到名片后回到车尾递给对方,两人的接触仅限于指尖的碰撞。也许叔叔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然而这一触碰如同闪电般迅速到达她的心尖,Nira可以等你一辈子的,叔叔!

“谢谢你,小姐。”

“Nira…”她慢慢地说出口,声音有点干涩。

他微笑…也许他没有听到吧。

 

“那我们就此分开吧,这样不会影响其他的车,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高个子回到自己的车内,少女的目光跟随着。谁能想到,兜兜转转,那条路居然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好啦,我们也走吧。”医生提醒到,她回到车上,头还是不自觉地扭过去看着车后。很快,后面那辆车就消失在视野中。

 

“真是个绅士啊…”医生称赞道。

“一般情况下这种追尾,大家都是不愿意认错的。”

她那苍白的手正紧紧捏住那张名片。

“他叫什么名字?”

“ChatchaveeSiriwat。”她根本连看都不用看一眼,就能够脱口而出。

 

“什么?”这个问题的声音有点大。

Nira又说了一遍,真奇怪…只是说出他的名字,她就感到无比幸福。

“Siriwat?”

毫无疑问,心理医生肯定会记得自己病人的姓氏。

“没错…”她的声音很低沉,停顿了一会,“我的叔叔!”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然后好像有一把声音在回响。

“不记得了吧?”

 

少女叹气…她“死”了,叔叔会不会开心?但很肯定,他家的那个女人会很高兴。兴许,叔叔会为此而开心,因为家里的一个大麻烦消失了。叔叔曾经对她轻声细语、宠溺有加,但是有时候,叔叔也会脾气暴怒、凶狠异常。

她真的不知道,叔叔是真的爱自己,还是讨厌自己!

“你会告诉他吗?”

“不!”响亮、暴躁。

 

“我说了,我会把过去忘掉,成为一个叫Nira的女人…一个没有往事的人,身无长物、举目无亲。”

Bengjang医生愣住了…她想说什么,都可以随便说。而她能够做到哪种程度,又将会是另一回事。在她所选择的这条路上,估计还会隐藏着某些隐情…

这值得我们去深究,不是吗?

 

泰剧资讯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