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吹落的树叶第七章 记忆中有甜有苦

第7章 记忆带给我幸福同时也带来了痛苦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Aon停下正在清理冰箱的手,急忙忙去接电话,对方的声音文质彬彬且干净清新。

“您好,麻烦让Benjang医生接一下电话可以吗?”

“哦,他还没有回来。”

“那让他的太太来接电话也可以。”

“太太…”Aon愣了一下,“那个她…”

 

“我是撞了医生车尾的那辆车的车主,您到时候这样跟他说,他应该就会记起来的了。”Aon也有点印象,因为他的老板已经跟她解释过自己的车况,就是“被撞了”。而至于“太太”这个称呼,则不禁让这个保姆思考了好一会才决定开口。

 

“哦~Nira小姐。”

这句话也同样让对方愣了一下。

“嗯…夫人…”说话者并不太敢确定,“我以为…”

“Nira小姐,请稍等一下。”

Aon并不解释,因为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连她自己都“猜不透”那位少女是以一种什么身份住进来的。

但绝对不是“夫人”。

自从真正的夫人离开了之后,她就没有见过哪个女人来这里住宿过。尤其是夫人的房间,都几乎要变成一个博物馆了,这一点都不夸张。

 

然而现在,有个人舒舒服服地住了进去。

那个少女并没有碍到Aon什么事,除了…Aon曾经看着她,然而在心里想。

“她的举止有点僵硬,不太柔软。”

这一点即使对Aon这种时髦的大婶来说,也很值得思量。

“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玩中性的风格,女生也不是,男生也算不上。”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声线沙哑得又有点独特的魅力。”

尽管这个女子在这里享有很多特权,然而她的老板却还是跟以往一样。Aon经过自己仔细观察之后留意到——

医生表现出一种异常的踌躇不前。

 

假如有人误会了她的身份,医生到时候该怎么跟人家解释啊?但是现在…大家都持这样的看法了,就连街角那家时装店的店员都在嚼舌根。

“医生的老婆好漂亮啊,就好像一个瓷娃娃一样,她的皮肤就像丝绸那么的顺滑。”

“不是…”Aon大声否定。

“嗷…”

对方惊叹,等待Aon做进一步的解释,但是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电话那头的人也是这样误解的。

“小姐…小姐。”

 

少女把手中的化妆品名录放下来,她的脸部已经变得光彩照人了,因为脸上的种种疤痕已经渐渐消退。现在,她的脸在任何一个看到她的人眼中,都是完美无瑕的了。

“电话,是…他说他撞了我们的车。”

少女立马发怔了,嘴唇微微张开,感觉是要从嘴里蹦出只言片语。

“需要我帮你回话吗?”

 

每一次老板有事,Aon都是可以帮忙处理掉的,除了这一次。因为对方说…他想要跟…夫人通话。

“谢谢。”少女慢慢蹦出这两个字,因为她怕Aon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苗条的身姿迅速站起来,虽然走起路来还是有一点点不顺畅,却很快来到了电话机前。

“喂…”声音很细小,就好像生怕会毁了自己的声带一样。

“我是Chatchavee。”

 

叔叔的声音听起来永远都是充满了激情和真诚,叔叔的举止行为在她看来无疑是全天下男子汉的典范。

“就是那天撞了你们的车的那位。”他继续解释,因为对方并没有说话,让他以为对方还是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

“我想请问一下你们的车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送去修理了?修了多少费用?”

 

“不…不知道。”第一句话还是有点忐忑不安,而接下来的这一句则明显自信了很多,“一会医生就回来了。”

“我准备下班了,不好意思…请问医生的家在哪个位置?名片上写得不够详细。”

她只能结结巴巴地向对方解释,但她也很难准确描述出自己身在何处,因为她对这个“家”也是一知半解。

 

“那我刚好经过那里附近,如果我一会过来跟医生聊大概10分钟的话,应该不会太打扰吧。”他的声音还是如此激情澎湃、自信满满。

“可以的。”她还没来得及细想,这句话就已经脱口而出了。

“那我一会到,谢谢。”

对方已经挂了电话,而少女那苍白的手还在紧紧握住听筒…一会叔叔要来!叔叔说他要来!

 

她对叔叔长久以来的思念之情在瞬间填满了她的胸间,一次又一次的手术,为的不正是这一刻吗?

此刻…翘首期盼的这一刻即将到来,她如何能逃避?

她把听筒放下,然后走过去跟Aon说。

“一会有客人来找医生。”然后她就回到自己那堆化妆品目录上面去,安安静静地研究起里面所有的色号了。

 

Chatchavee把手机放下,在尽力回想刚才那把声音,他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似的。他第一眼看到那个女子的容颜,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真是美得不可方物啊。”

让他心里咯噔一下的,还有另一个理由,因为对方让他无端想起了某一种久违的感觉。他很肯定自己以前没有见过对方,因为不可能有哪个人见过她之后会轻易忘记她的倾世容颜。她容华若桃李、身材聘婷袅娜,而今天让他魂牵梦萦的居然是对方的声音。

他很确定自己以前对这把声音很熟悉。

 

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思考,都想不出个所以然。再一次…他拿起Benjang医生的名片来细看,著名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生活烦恼开解专家,岁数也不小了。

却从没听说过他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真奇怪…他不认识她,他们之间却生发出一种熟悉的情愫,甚至连声线…他面前的手机突然响起来,Chat叹了一口气。因为现在他已经对自己的夫妻生活越来越感到厌烦了。

他一按下接通键,妻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快点回家啊,今晚有宴会。”

“在哪里?”

 

他言简意赅,言语中带有一丝疲倦。因为如果是正事,他的秘书自然会亲自来提醒他。但如果是自己的妻子来通知的话,就说明这肯定是一些自己无法避开的私人宴会。Rangrong的幸福感来源于出席这些上流社会的派对,如果她的名字能出现在社会新闻中,她就会收获双倍的幸福感。无论是自己买到了一套新的钻石首饰,还是刚从法国私人订制了一套晚礼服,她都有理由炫耀出来。

就连自己剪了个新发型,都想要出风头!

“我先看看…”Rangrong几乎每天都会翻遍当天的日报,想找找上面有没有出现自己的那张脸。

 

“这上面说我剪了个新发型之后,一下子年轻了十年呢!”

Chat所关注的那些经济版和政治版,都被她翻得乱七八糟了。

“Chat…”

他并没有回应,因为不管怎样她都会说一堆废话,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

“我的脸真的变好看了吗?”

“不知道啊。”他实话实说,因为两人毕竟是住在同一屋檐下,天天见面的那种。但是…他几乎没有怎么留意过,自己妻子的脸到底变成怎样了。

“我新剪了一个发型。”

“是吗…”他正在研究贷款利率将会有怎么样的浮动。

“喂,你…”

 

这句话打头阵,说明这个家中又将会不得安宁。

“我又不是家里的古董!”

“你是古董就好了,还可以卖个好价钱。”

Chat已经心累得不再想跟她做过多无谓的争吵,于是他一口把杯中的咖啡喝掉,然后抓上剩下的报纸离开了桌子。每一天,他跟Rangrong都是各过各的,两人渐渐变成了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因此,如果两人需要一同出席那些宴会,他也是爱理不理,能逃就逃。如果妻子哪一次忘了提醒他,他就会用那个简短的理由来搪塞。

“忘了!”

 

Rangrong被他放了几次鸽子之后,也学精了,每次快要到时间的时候,就会打电话过来提醒他…这个方法有时候凑效,有时候却没效。

“大哥家举办的派对啊!”她口中的大哥指的就是Chat的大哥Chomthawat——他家里一年到头都会举办各种花样百出的派对。

“又搞什么派对啊?”他不耐烦地问。因为如果是靠近新年的那段时间,他哥就会从圣诞节折腾到元旦,一直搞到中国的春节,又或者是宋干节和泰历新年。

“就差印度新年没庆祝了吧。”Chat曾经这样挖苦道。

“哈哈,如果你能找到会做咖喱的大厨师,我也可以搞一个啊。”

对方大笑。就连到了某个远房侄子的生日,如果他高兴的话,也也搞个活动庆祝一下。

“哎呀,一年就一回嘛。”

 

但是在大哥家里,这种派对不知道一年要弄几回呢。

“生日是要做功德的嘛。”这个理由有点站不住脚。

“哪有人在晚上做功德的啊?”没想到Chat会这样反问一句,“你们要请和尚吃宵夜吗?”(译者注:泰国的佛教属于小乘佛教,僧人过午不食。)

“白天做功德呀,然后晚上不用请大家吃顿便饭吗?”

“你要去就去咯。”他漫不经心地说,“我要去看车。”

“嗷,那如果亲戚朋友问到,你要我怎么回答啊?”这个疑问句明确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情绪。

然而Chat却并不在乎,“那你记得让他们分点功德给我啊。”

他把手机放下,也对自己当初的决定感到惊讶,为什么当时会跟这样的一个女人结婚。

 

Aon在煎锅里把鲜虾和大头葱炒熟,然后焖到酱汁快要干掉,此时锅里散发出一阵浓郁香甜的味道。接着她就倒出来,在上面撒上泰国胡椒和被切成一丝丝的毛里塔尼亚苦橙叶。然后她把一些黄辣椒和红辣椒切成长条状放在盘子的中间。最后静静等待四方形的吐司面包烤好,在面包上涂一层金黄色的蒜泥。一道美味的零食就已准备就绪。

最近这段时间,Aon的得力好帮手,也就是那个“不速之客”。Aon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以一种怎样的身份住进来的。Aon看着对方的肤色和行为举止之后,不禁在心里想。

 

“估计是有那种血统。”

然而有时候,Aon却又不得不暗自在想。

“可能不是纯种的吧。”

就像今天下午…这孩子在家里来回不停踱步,就好像一只被人抓到捕兽笼里的小老虎,眉头深锁。

“要不要先尝尝看啊?”

 

等到两人关系稍微熟悉一点之后,Aon就经常借用对方的嘴巴来帮自己尝尝新菜式,看看有没有太咸或者太甜。这样,到时候医生尝起来就会少很多诸如以下的这些意见。

“最近盐价很便宜对吗?”他往往吃了一口,就会这样问一句,又或者那样说,“看来,最近市场上很多糖卖啊。”

如果他吃完之后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就意味着味道还可以。今天她的得力助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帮自己试味道。

“饱了吗?我看你中午只吃了香蕉啊。”

 

Nira是个对食物追求不大的人,如果冰箱里只有一些水果,她也能用来充饥。又或者拿一两块吐司,在上面涂上一些乱七八糟的果酱,也能当一顿。Aon看到都忍不住要抱怨。

“你这样啥时候能够长肉啊?”

对于Aon来说,像Nira这样子的身材,就是传说中的“骨瘦如柴”吧。而只有长得像自己这样的身材,才能够经常笑口常开、好彩自然来。

 

“ 不要了,我怕到时候身材变得跟你的一样。”那把声音有点沙哑,Aon听到之后都在心中暗暗感叹一句,“这孩子其他的都挺好,就是声音比较粗!”

Nira在不停走来走去,徘徊不定。

“我一会要出去看衣服。”Nira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犹豫,“如果有人来说关于车的事,你就让他等医生回来吧。”

“就是打电话来的那个人对吗?”

她点点头,蹙眉,眼神若有所思…一股强烈的感觉正在猛烈撞击着她的内心。

见…不见…

 

围腰的丝带被她扯掉了又系上去,见…不见。

一方面,见面的欲望异常强烈。

而另一方面…又害怕会失去对方,

手术带来的疼痛永远也比不上心灵的伤痛。每一次被人推进手术室,在自己的意识快要失去之前,她都会跟自己说。

这都是为了我的Chatchavee!

此刻…对方即将近在咫尺,只需一伸手,即可触碰。她总是希望某一天对方能够变得稍微弱势一点,这样她就可以温柔地低头对他说。

“我很抱歉…”

 

她脑海中演练了无数个这样的场景:有一天自己会在对方的面前“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地走过。然而今天…Nira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免疫力还不够强。

身体上的免疫力,可以用于“医生”身上。

但是感情上的免疫力呢?

Nira跟自己说,先等等吧…我可以等的,毕竟这个世界是圆的,还是这么小的,不用害怕以后见不到面。你看,今天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叔叔不就来了吗…想到这,她的嘴角含春,绣面芙蓉一笑开。Aon看到这番赏心悦目的画面,却来不及欣赏。

“笑得神神秘秘的啊。”

 

柔软白嫩的手,象牙白的指尖轻轻扫过身上烟灰色的裙子,上身淡淡粉红色的衣服乍一看又像是白色的。她的样子就好像心不在焉。

 

“这个颜色很甜的哦。”店家情不自禁赞美,“跟您的肤色很搭配。”

整个店里的员工都对这位新来的顾客印象深刻,都知道她是跟医生住在一起的,“新老婆或者什么关系,长得可年轻啦!”

当这位顾客第一次进店里的时候,她都是直接选完衣服就付账,并没有讨价还价。店老板必定会在心里默默给她定位,这是一位有钱的顾客,必定要好生伺候。

“这里衣服缝合处还有点线头。”她的指尖指向衣服上的某个位置,也就只有如此细心的人才会发现这个。

“哎呀,我一会帮您剪掉哈。”

 

服装店的橱窗用的是一种半透光的玻璃,刚好能够看得清楚路上的情况。

她记得这辆车,叔叔来啦!

跟叔叔有关的一切,她都会记得一清二楚,妈妈都曾经跟她说过。

“对人类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记忆!”

当她对这句话一知半解的时候,妈妈则温柔地对她笑。

 

“但是让人类感觉到最幸福的,也是记忆。”

那一次,她根本就不理解妈妈这句话的内涵。此时…豁然开朗了。叔叔,就是她的美好回忆!

店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店主接了电话,然后说。

“找Nira小姐的。”店主也是今天才第一次知道医生的年轻妻子叫这个名字。

“是我…”她犹豫,不太确定。

“那位先生来了。”Aon的声音。

“听他说一会有事情要办,所以想先跟你聊一下。”

“婶婶您也可以跟他谈。”

 

Aon也是这样跟对方说的,因为以前医生有什么琐碎事,她都是可以代劳的。然而这位先生却强调说。

“我想跟医生的…妻子说几句。”

“她不是妻子啦。”

“哦…”他发窘了一下。

“不管怎样,我都希望能够跟她谈一下,我一会还有事…”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要去参加宴会,不能等太久。”

 

Aon很清楚,医生的车是被人撞了,而这种事也不是她所擅长的。所以,她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双方当面讲清楚。

“你赶紧回来一下哦。”

Aon挂掉了电话,Nira长舒一口气,这个世界…除了又圆又小之外,这时间…也是流转飞逝。她必须要面对叔叔。

泰剧资讯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