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吹落的树叶 第八章

第8章

当前门被人推开的时候,门上吊着的小铃铛叮玲玲地响了起来。Chat把头从书中抬了起来。

那位少女就站在他的面前。

 

她把门推到一半的位置,然后就愣在那里,脸上充满了迟疑和小心翼翼,她的双眸…好像飘散出一种气愤、痛楚和缅怀的丝缕情感。这一次,他能更加清晰地看到她的容貌了。

 

他觉得自己肯定见过对方,然而却怎么也想不出到底是在哪里见过。男子站起来,眼神中有一种自嘲转瞬即逝。

“希望你还能记得我吧。”

 

少女径直走向一张离Chat最远的椅子,然后坐了下来。她的动作表明自己已具备足够的自信…很明显她并不是那位著名心理医生的“妻子”。否则,那位接电话的人就不会如此犹豫不决。但是她会否成为医生的亲人或者“家中的女主人”,也许只有时间能证明。

 

Chat轻轻皱眉,他为什么会如此好奇这些别人家的家务事呢…他现在的表现已经足以让对方轻易看穿他的心思了。

叔叔很不满意吗?但是…不满意哪方面呢?

 

叔叔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他心情好的时候会告诉你心情好的原因。而爸爸则只有在玩乐的时候脾气很好,而通常这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当爸爸生气的时候,他就会像条疯狗一样大吼大叫,完全不把别人的感受放在眼里,妈妈曾经解释得很清楚。

 

“好人和有钱人,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区别,孩子。好人不一定是需要钱的,但是有钱人呢,从叫法来看就知道他很需要钱。好人即使肚子饿得慌,但是脸上都总是表现出一副满足的样子。而有钱人,虽然他的肚子是吃饱了,但是他的眼神里则充满了饥饿感…饥饿、饥渴,对一切的东西都充满无尽欲望。好人生气的时候…我们就会从他那沉默不语中知道他生气了。但是有钱人生气呢,就会流露出来,会通告全世界的人知道…老子生气啦!又或者嘶吼着强调自己的怒气…老子是真的生气了啊!”

 

孩子听完之后大笑,因为妈妈模仿爸爸语气的时候很逼真。也不知道爸爸和叔叔是怎么成为两兄弟的呢。

“排在队伍前面的人,跟排在队伍后面的人,是不一样的啊。”这回,叔叔给他解释道,“你爸爸一直都是站在队伍的前头,所以他需要强硬一点,到了叔叔出生的时候,这种强硬的气场就会减弱很多啦。”

如果叔叔不喜欢什么,他就会皱起眉头。

这跟爸爸的反应是有天壤之别的!

 

“医生把车送去修理了吗?”

她把头稍微垂下一点,生怕对方会发现自己的小心思。

“修车行报价了吗?”

她先是脑袋一嗡,然后才慢悠悠地说出一句…

“不知道。”

 

Chat本来是打算说完这件事,再闲聊几句。当他听到这一句貌似来自遥远天际的回答…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来。当他看到那双眼睛,就好像看到了来自记忆深处的某个模糊身影。

她正在强烈干扰着自己的思绪!

 

Chat经常嘲讽自己的哥哥。

“你这个人尽可妻的花花肠子!”

“唉哟!”哥哥并没有生气,而是朗朗大笑。

“麻烦你说好听点嘛,你知道吗?你这句话是用来骂那些饥不择食的野猪野狗的啊。”

身为弟弟的他则反驳,“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我只是一个逢场作戏的花花公子啦。”哥哥为自己贴金。

“泰国的、西方的、中东的或者是中国的,我都尝过了。”爸爸从来不会想到,“花花公子”这个词语…无论怎么解释,都包含着一种罪过。

“要怪就怪那些女人啊,是她们自动送上门来的。”

爸爸的理论也是一股泥石流。

 

“如果没有人吃,她们就会想…哎呀…我呢,怎么会变得这么人老珠黄了呢?一有人宠幸一下下,她们就会像被甘霖滋润到的干花一样,兴冲冲地跑去照镜子,心情舒畅…”爸爸半开玩笑地说。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丑女人。”

 

如果要让爸爸发表关于女人的理论,他可以讲三天三夜。爸爸在这方面简直就是专家,他的观念算是保持了一贯的文化传统,并不像新新时代的那些男性,总是坚守着这条座右铭…不碰女人,专注事业。

“有些人虽然外表不太好看,但是内心很美的啊。”就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人发笑,爸爸等大家笑完再继续说。

“心地善良啊。”

Chat看着哥哥,然后总结说:“无聊!”

 

但今天他也将开始进行这个无聊的事,但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这个头…门上的铃铛再次响起,Benjang突然进来了。

“不好意思。”

医生的这声道歉,好像是在为自己的“不识时务”而说出的。

“我是为车的事过来的。”Chat很有礼貌地站起来,“不知道医生您送去修理了没有?”

 

医生顿时觉得可笑,如果这个家伙不是个家风优良的绅士,就是一个天生的花花公子,这就更能从侧面反映出,Nira的颜值真的举世无双。

“送去了,现在我用出租车代步。”

少女静悄悄地走进了饭厅,Chat强迫自己不看过去…真奇怪,这一次他居然会对一个小女孩感兴趣。

 

“那在您的车修理期间,我会派一辆车给您使用。”

“不用啦,我并没有觉得很麻烦,我又不怎么出去。”

而再次进来的女人并不是原来那个少女,而是一个胖女人,面相善良。只见她手中端着一个大盘子缓缓走了过来,盘子上两个竹筒形状的杯子里装了一种淡黄色的果汁,杯子旁边的盘子上则摆放了一块块切成车轮形状的菠萝,让人一口就能吃掉一块。每一块菠萝的上面都有一团碎猪肉粒,上面还插着几根颜色各异的塑料叉子。

 

“肯定是今天有果农拉着一车菠萝从这里经过吧。”医生看到这个盘子上的东西,就开玩笑地问了一句。然后他才把头转向来客,“果农拉车过来的时候,Aon她就一下子帮衬很多,然后那几天几乎每天都要吃菠萝饭。对了…Aon,你切的这小车轮有点小啊,能吃得饱吗?”

“什么小车轮啊,这个可是我们泰国的传统小吃,叫Maho,不过你要叫小车轮我也没意见。”

 

Chat不得不暗自奇怪,这个小小的家,看起来有一种温暖的力量隐藏在其中,让每一个进来的人都心情放松了下来。

“那Nira小姐呢?”

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才是年轻男子最关心的点。

“她只吃菠萝,我感觉她是要把自己瘦得只剩下骨头了,一点肉都不要,当然除了皮肤。”

 

从Aon说话的方式来看,她应该是个很幽默的人。只见她正以一种毫无遮掩的目光看着客人,眼珠子正在滴溜滴溜地转动…她那肥厚的嘴唇也在裂开,露出愉悦的笑容。在她看来,这位年轻的帅哥,估计不会单纯为了撞车的事特地跑一趟的吧,肯定是想来“撞”见其他的东西。否则,他也不会一再强调说要见到Nira小姐吧。

 

菠萝汁冰凉清冽,喝完让人心旷神怡。这份零食的味道跟自己妻子平时拿给自己的很不一样。

“这是很高贵的一种开胃小吃。”Rangrong强调的是价格。

如果去自己大哥家里,就会谈到另一个话题。

“试着去住住洋房、尝尝西餐,然后再找个日本老婆啊,这样的人生才舒服呢。”大哥悠哉游哉地说。

“所以说你最新的一个女友是日本人吧?”

“泰国人啦,不过上次去台湾的时候就把她甩在那里了。”

 

Benjang医生正在看着对面这位仪表堂堂的男子,又或者说Nira的叔叔。很明显,Nira正在试图隐藏起来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身影,更是自己内心的感觉。

这一对叔侄之间,应该是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Chat把头从那一盘点心中抬起来,正好与医生那一对笑眯眯的眼睛接触上,他不由得方寸微乱。

 

“这一道小吃真的很好吃,但是…”他看了一眼手表,“我答应了妻子,要赶着去参加一个宴会。”

“那请自便,至于车的事,请不必太过担忧。”

两人都知道,接下去要谈到的内容,并不是出自于真正的目的,更多的是一种礼貌上的寒暄。

 

Chat真的想不出来,如果下次他再想过来,应该拿哪件事情来做借口好。毕竟…此时他已经把车钥匙插进去启动了车。

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新的疑惑,他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无论那个少女是谁…他就是感觉到对方很像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却一时想不出这个人是谁。

他为什么会如此孜孜不倦地纠结这个问题呢?

 

Nira把饭桌当成自己临时的办公桌,同时还让Aon做了自己的挡箭牌。当她看到医生走进来的时候,她马上就意识到…叔叔已经回去了。

“今天都做了些什么啊?”这个问题就好像是一个家长在问一个看守在家的孩子。

“今年将会流行黄色和绿色,我正在调配化妆品的色号。”

Aon也收拾好客厅的杯子和盘子,回到了洗碗槽。

“从今天起,如果你回家之后看到Aon的嘴巴涂了东西,可不要大惊小怪哦。”

 

“如果你不是往她嘴巴涂黄色和绿色的唇膏,我应该不太会大惊小怪的。”

“叔叔记得我吗?”这个问题终于还是被问出来了。

医生轻轻摇了摇头,而他的回答却以另一种方式出现。

“需要被他记起来吗?”

“不!”坚定的回答。

 

医生叹气,“你这个回答,意思就是’是’…”

修长睫毛下的双眸快速眨动了几下。

“如果你回答’是’,会不会意思就是——’不是’呢?”医生继续说。

“如果我是’是’,就表明真的’是’。”Nira强调。

“那哪个回答表明’不是’呢?”医生继续追问。

“没有。”Nira冷冷地说。

 

医生听完后轻轻一笑,“因为事实就是事实。”

“医生,你觉得我这个病人说的不全是事实?”

“并非说的不是事实,而是分为两种情况,讲述自己的梦境内容和自欺欺人…”

那一双美丽的眼睛倔强地盯着医生。

“我从来都没有自欺欺人过,也没有欺骗过谁,这是人所共知的,整个家族的人都知道…”最后这句话有一种抗拒感。

“我爱叔叔!”

 

Nira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放进那个方形的藤篮子里,然后站了起来,离开…

医生听到了开水沸腾的声音。

“我并不想知道,你不应该在厨房说这些。”Aon一边拿起开水壶一边说道。

“你知道也好。”医生平静地说,“我懒得再跟你复述一遍。”

“为什么叔叔会不记得自己侄女的呢?”

 

这个问题表明了Aon刚才还是有在细心偷听,医生笑了笑。

“如果你的体重掉到了40公斤,我估计也会有好多人认不出你吧。”他也站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今天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是…谁的回答会比目前的这个答案更好呢?

 

Chat一脸疲倦地从长桌子的一边站起来,那句中国谚语“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用在这个家里估计是不恰当的。只要主人的身边还围着人——一个人就够,这种热闹熙攘的聚会就不会有结束的那一天。

“去哪里?”哥哥大声地问。

“厕所,别指望让我招呼客人!”

 

只有这句话,才能堵住哥哥的嘴,否则一连串不必要的社交就会接踵而来。Chat从一楼客厅其中一侧那铺着莲花瓣地毯的旋转楼梯上去,进到了一个房间里。房间里的桌子和椅子都是那种弯脚的欧式风格,棕色木质的地板隐约散发着一种哑光。桌子上的花瓶中插着一大束散发着阵阵幽香的鲜花。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有一种长长的躺椅摆着,就在那猪血色窗帘的边上。Chat经常会过来,在这张椅子上坐着。

 

椅子边上的一个小壁柜里存着很多旧照片集,这是被大屋的主人从客厅那里扔到这里来的,因为他说这些照片都过时了。然而这里面的不少照片,还在不断唤醒着Chat的美好记忆。

 

Chat把自己瘫倒在长椅子上,随手抓起一个抱枕抱在胸前,同时顺手拿起最上面的那一本相册打开来看。他不断翻看着,直到他看到了自己想看的那张照片,照片上一大一小两张脸正紧紧地挨在一起。照片上的那个小孩子,正在天真无邪地微笑着,怎么看都像是一位天使。小孩子的双眸清澈,当时正在炯炯有神地看着镜头。

这一次他终于知道了,那一双美丽的眼睛像谁的了!

 

从一排亮着灯的化妆镜里,可以看到一排的靠背椅子正在被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然而每一张椅子之间却被人用一层薄薄的帘子隔开了,帘子的下方摆放着一盆盆色彩艳丽的玫瑰花。躺在椅子上的人身上围着一块漂亮的布,头上则包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她的脸部露出来,给化妆师留出一片发挥创意的“园地”。

 

那一群低着头专心致志工作着的人都清一色身穿淡粉色的制服。少女低下头去给客人上妆的时候,自己的头发会偶尔垂下来挡住视线,但是少女迅速地把头一甩,然后继续专心于别人的妆容上。不消片刻,一个精致的妆容就被逐渐完成,没有浮粉或者粉底不均匀的情况。

 

少女把围在头部四周的白色毛巾慢慢解开,同时把椅子调成坐直状态。

“搞定了。”声音慢悠悠的。

客人睁开眼睛,镜子中的那个人跟自己想象中美得一模一样,真不愧是当红的化妆师。

“漂亮吗?”少女轻声地问。

 

客人把头往左右各扭了几下,怎么可能完全没有不满意的地方呢?

“可以再画红一点吗?”

“再加浓一点的话会让您看起来老很多,淡淡的话,会让您看起来年轻。”简单几句,就让客人心满意足。

“Nira小姐,你化的妆真好看。”

 

“你已经很漂亮啦,去做一下头发会更美哦。”少女嘴角浅笑。

少女把所有工具收集起来放进篮子里,准备送去清洗消毒。她低头打开柜子,拿出一套用塑料袋装着的工具,准备迎接下一位客人。”

“Nira小姐,你的脸好精致啊,皮肤好好啊,没有看到化妆的痕迹啊,怎么会这么漂亮?”

 

每次少女听到这些溢美之词之后都只会轻轻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请问你是用哪种化妆品的啊?”

“就是…现在给您用的这些。”

然而事实上,化妆师一般是不会使用那些昂贵的化妆品。能够进入这一行的人,皮肤和颜值都是需要经得起考验,天然去雕饰。

 

外面的大厅是用来接待客人的,而其中的一个角落则被用作收银台。坐在收银台后面的女人有着一头很长的头发,妆容精致而世俗。玻璃柜里面摆放着很多香水瓶,柜子上的藤篮子里则叠放着纸巾和一些小瓶的化妆品,这些是被用来送给VIP顾客的小礼品。

 

无论是谁往这个收银台走过来,这个女人都会说出类似的一句话。

“唉哟…好美啊,请问您满意吗?来…喷一下我们最新推出的香水嘛。”

香水的小样就这样被喷到了对方的身上,女人还假装神神秘秘地小声说道。

“其他人都是卖1250一瓶的,给您的话1000就可以啦。”不少人听完都是二话不说就掏出来钱包。

 

到了后来,人们都在一传十、十传百。

“Nira小姐化的妆真的好美啊。”

从此之后,来预约化妆的客户可以是一波接一波,而且预约好了几点就必须按时到达,“否则后面所有的客人都得把时间往后推啊。”

店门被打开,又有一位爱美的女人走进来。实际上她的脸几乎不用这么再做过多的修饰。而且,从她的发型到她身上所穿的衣服来看,均是出自于大师之手。这一切都跟她穿的鞋和手上提的包搭配得当。

“哎呀呀…夫人”略微有点夸张的高音调。

 

“最近怎么都不见您来呢?”

无论进到店里的是不是真正的“夫人”,迎宾的女人都会强行给对方加上这一“头衔”。当然,每一个被人这么喊的女人,无不心情愉快,暗暗在为这家店加分。

“您知道吗?我们最近刚新来了一位皮肤护理方面的专家呢。您皮肤本来就不错,如果再微微修一下,保证锦上添花。”

“是啊,我也听说了。”

 

“稍等一下,我问Nira小姐。刚刚好像有个客户临时取消了,我看看她是否愿意帮夫人您锦上添花。”

女人赶紧跑到电脑面前,打开预约系统,把Nira接下来的时间锁定,不让别人预约。

 

“一会她会过来帮您看看皮肤,看看您现在化的妆哪里好哪里不够好。但是其他方面的问题还需要再预约一次哦。有请一号。”

Nira吸了几口水,那水刚打来的时候还是冒着热气,但此时已经变凉了。她不停甩动着手腕,想借此消除疲劳。接着她低下头,把多余的头发揽到脖子后面扎起来。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脸。两双眼睛在镜子里对视起来。

 

Nira马上就认出来了!

刚才进来的那个女人,微微一笑,表情没有多大变化,脸上有一种难以让常人察觉的傲慢。

“听说你化妆很厉害?”

 

 

 

泰剧资讯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