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吹落的树叶 第九章

第9章

 

尽管她很清楚,对面的那个女人永远都不会从自己的样貌特征和行为举止中认得出自己的身份,对方甚至从来都不曾想过会跟自己再次相遇,然而Nira的心还是猛然咯噔了一下。

那个女人对自己冷嘲热讽时甩下的那些尖酸刻薄的言辞,她几乎都可以倒背如流,那个女人对她身心所造成的切肤之痛,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呵呵…那个小孩可不是我的对手呢,谁会这么无聊,跟一个和自己地位有天壤之别的小屁孩斗呢,再说了…”她耸了一下肩膀,脸上充满了一种嗤之以鼻的傲慢感。

“我的老公…我很清楚,他又不是那种怪胎!”

她对叔叔的爱,又或者如果叔叔对她的爱意有一丁点的回应,这都被视作“天地不容”了。Nira很心酸,也许叔叔真是这样想的吧,所以到了后来叔叔才对自己置若罔闻了。

她不“纡尊降贵”来跟Nira斗,但是Nira会想尽办法爬到上面去跟她斗个你死我活!一直以来,Nira都知道自己比那个女人卑微很多。

但此时…她把那些卑微隐藏起来了。

她是一件伟大的艺术品,又或者不是?

她嘴角上扬,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半是欢迎半是痛快。她终于拿到了进入这个仅限女性争斗的角斗场的入场券!

那个早已跻身社会名流的女人愣了一下…哪来一个如此惊艳的美人胚子,就如同传说中的仙女下凡。

胖一分或者瘦一点都会显得没那么协调,此刻少女的身材竟是如此让人艳羡。少女脸上的皮肤吹弹可破,又如同上等丝绸般平滑细腻。当然…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她的年龄,而另一部分原因则更加让人相信,估计是因为她使用了一些高级的化妆品吧。

当Rangrong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她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为此埋单了。

“请。”

声音很轻柔、很慢条斯理,尾音被拖得很长…这个美丽的姑娘,然而…她的声线!那位特殊的客户往前走一步坐了下来,Nira极力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客户…这个女人居然成了自己其中一个客户!

 

一般情况下,化妆师们在化妆过程中都喜欢跟客户唠唠嗑,让客户心情愉悦起来,这样可以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到了结束时,客户就会对化妆师印象深刻,下次再会回来找同一个人服务。然而…这个小姑娘却异常高冷,只是默默地用自己那只柔软的手,在客户的脸上轻轻拍打。来接受服务的人则闭上眼睛,以至于都不知道对方正在做什么。Rangrong的耳朵只是听到一阵咯咯嘎嘎的声响,以及感受到那轻轻触碰到自己脸部的手,然而…还是一言不发!

“你叫Ni什么来着?”

虽然说话的音量有点小,却流露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慢。

“就…大家都叫我Ni。”

回答的声音轻柔的同时,又很有礼貌。

“哪里毕业的?”

就是这个问题,之前一直被店主拿来再三叮嘱。

“来这里的客户都是有头有脸的呢,”真搞笑…说这句话的人估计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她以前的身份是什么吧。

“很喜欢用那些价格昂贵的进口化妆品。”

真的好想让她看看,她放在面前桌子上的那一套化妆用具,就是她妈妈的,每一件都是来自比利时的高级货,就连那两只放在旁边的猫玩偶和猫头鹰玩偶,都是精致得如此光彩夺目。

“如果你跟客户说这都是你自学的,谁会相信你的技术呢?”

一开始店主把她喊做“化妆师”,就跟喊店里其他员工一样,但是她听到之后瞟了店主一眼,表示自己并不满意这个称呼。于是店主只好换了个称谓。

“Ni小姐你就跟所有人说,你毕业于…哪里好呢,毕竟我们的客户啊,每个去国外旅行就像去郊游一样的。”

Ni听完之后笑了笑,也许自己在那些需要耗费脑力的科目上没什么天赋,但是当母亲知道她喜欢艺术课之后,就帮她找了一些世界顶级的老师给她,当然一些包括来自国外、说着外语的老师。

“我们要学的不仅仅是老师的专业知识哦,孩子,我们还要从老师身上学会他们的语言呢。”

“那就日本吧,”店主想了一会后说。

“会说日语的人还算是比较少的,起码比英语和法语的少。”

一般情况下,Nira都是沉默不语的,一般很少人问到她这些问题,今天…那个女人的问题,明显的表示出,她真的认不出自己了。

她开始在那个女人的嘴边涂抹乳液。

这个女人…年纪不算大,远远地看还是很漂亮的。但是一靠近来看,就清楚看到眼角那浅浅的鱼尾纹,嘴角也有些下垂,脸颊也开始松弛下来,天天担心到年老色衰了吧。

她涂抹到力度不自觉地加大了,因为她开始回忆起某些画面。

你确定吗,你老公很爱你?

“我不喜欢这么大力地涂。”女人嘀咕着。

“这里很松弛。”这个回答让少女很爽,暗讽对方老了!

“需要把皮肤细胞按到活跃起来。”这么说的话…对方竟然安静了下来。

人啊,如果上天要让你变老,无论怎么反抗你都要在衰老的路上走下去。

但是…咦…为什么叔叔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显老呢?一个“男子汉”需要具备的一切特质,在叔叔的身上都能找得到。

叔叔跟这个老太婆真是一点都不搭!

 

终于卸完妆了,素面朝天…叔叔每天起床的时候会不会看到这副尊容呢?Nira偷偷瞄了一下镜子中自己的脸,还是不要用自己的眼睛来帮叔叔下定论吧。

只有医生的眼睛,才能公平地进行判断。

 

“鼻子、下巴、额头这些部位的毛孔都比较大,脸部比较容易出油,如果不及时清理,就会很容易长痘痘。”告诉她吧,反正一百个人里面有一百个人的皮肤都这样,“眼角皱纹多,眼袋也很大。”

小小戏弄她一把咯。

“也对,有些人会想去整一下,但是又不敢,怕痛。”

Nira并没有再做回应,干嘛突然跟你扯这么多?就让你这样一天天地变成黄脸婆,很快你就会比叔叔长得老相,这样叔叔就会有心思看别人了。

咦…不能看别人吧,除了看她!

她把女人的脸擦干净,并没有做过多的动作。

“今天没有约好时间,我只是帮你稍微按摩一下,然后帮你化妆,改天再帮你祛角质、做磨砂,来一次全面的皮肤护理。”

她化妆的速度超级快,是今天所有客户里最快的一次。但是她的技术成分却丝毫没有降低,因此,当女人在镜子中看到自己妆后的容颜时,会心地笑了起来。

“脸上舒服了很多,看起来美多了。”

切…一脸的皱纹还天天敷面膜,以为这样就能减少皱纹了吗?你这样只会更加欲盖弥彰。今天稍微帮你把皱纹化淡了一点,你当然“看起来美多了”啊。

“那改天再约个时间过来吧。”

她轻轻一笑,没有更多的表情,然后埋头去整理那些化妆工具。

“小费放这里还是放那边?”

全身的血液都如用翻滚的浪潮,涌进了她的脸部,她的脸部滚烫滚烫的。

“不接受小费!”她言辞简短,把头扭开。

收银台的那个女人看到这个贵客出来之后,还是一如既往地叽叽喳喳个不停。

“看到没看到没,脸一下子青春了不少啊,惊艳全场啊,每个来这里的客户,出去的时候都是艳压群芳的呢。”

“手艺不错…还可以吧…”如果单单说一个“好”字,就显得太不走心了。

“就是不太会说话。”

“Ni小姐就是这样的啦,有点怕生。”

女人听了之后可以很肯定“Ni小姐”并不是怕生或者害羞,她很明显是高冷傲慢。

“她不要小费。”她有点郁闷。

对方听了之后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想到应答的方法。

“是呀,是不能从客户手中直接收小费的,而是统一放在收银台这边,到了月底再拿出来平摊。”

呵呵…一个月又会有几个慷慨地付小费的客户呢?来这里的人几乎所有都是想要变美,即使花费多少钱都不觉得心疼,只要能够减缓自己衰老的步伐。但只要这钱不是花在自己的身上,她们又会变得多吝啬啊?

不收小费?那我自己留着,这样更好!

 

傍晚时分,各位化妆师都准备三三两两收拾东西回家,除了手头上还有客户的那些。但Nira却是按照自己所立下的规定时间按时结束。刚开始的时候,老板娘也试过好声好气地跟她套近乎。

“最后还有一个呢,人家特地从外府过来等你的,你不给个面子,会得罪客户的啊。”

“有没有预约?”

对方神色尴尬。

“没有,这是来自外府的一个熟客,看到你的技术不错,就想试试看。一开始我也是说不行的呢,说你是要预约时间的。但是明天她就回外府去了…就一个好吗?”

“那你叫她下次来曼谷的时候再来这里吧。”

刚开始的时候老板娘听到她这么说也是白眼翻得老高,但无奈她的化妆技术和工作态度是其他化妆师学不来的。老板娘最终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丫头拿的工资对得起她创造的价值。而且每当到下班时间,就会有一辆白色的车停在店外面等着她。刚开始的时候那些化妆师也会窃窃私语。

“哎哟…她老公这么老了啊。”

过了一段时间,就有人在添油加醋,“估计是去做小三了吧。”

“那个老男人是个医生呢。”

但是,没有任何人敢多嘴去问Nira。因为如果没有必要,她是不会轻易跟别人交谈的。

“仗着自己技术好就装高冷范呗。”

然而也有另一拨人常常跑过去观摩,去讨教一些专业上的知识,Nira都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告诉对方,态度也算是和善。

“她之所以不太说话呢…”所以也有一些人为她辩解。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好听吧,鸭公嗓啊。”

无论那帮同事如何嚼舌根,不管Nira知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口中的八卦素材,日常的一切还是如常进行着。

Nira把自己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装进一个系着漂亮方巾的篮子里,然后提着篮子走到店门口上车。

她知道…透过落地窗那一页页的窗帘,有个人在偷看着她。

“怎样。”一看到她,心理医生就发问。

“很累吗?”

医生顺手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一点,少女利索地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就像一个心情焦躁的少年。

“心累。”

“谁又惹你了?”说完就自个笑了起来。

“有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我就是不知道,所以才问你呀。”

“那个…她来店里了。”她轻轻咬了一下嘴唇。

“那我就要再问一下了,她是谁?平时你对那些闲言闲语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但那个人却让你心累。我倒真是不知道了。”

也许是因为医生说话的调子有点搞笑,Nira的心情好了一点。

“我叔叔的老婆。”她嘲讽地应了一句。

这简单一句话,就已经让医生笑逐颜开,脸上平静了下来,一会又不自觉地展现出微微的笑容,鼻腔发出阵阵调皮的笑声,Nira也察觉到了。

“你笑什么?”

“你读过欧玛尔·海亚姆的《鲁拜集》吗?”

 

(译者注:鲁拜集,又译《柔巴依集》,是11世纪的波斯诗人欧玛尔·海亚姆的四行诗集。)

 

“我可没那么有文化。”

“这跟有没有文化是无关的。”心理医生的优点就是懂得怎么说话。

“而是因为你不认识一本好书而已。”

“所以那本书有什么好笑的?”

Nira的优点就是对一切疑惑都会问个明白。

“他在里面说…女人呀,歇斯底里的女人,你越是歇斯底里,你的样子就越可笑…”最后一句还特地拖长了声音。

Nira听了之后叹了口气,无力地摩挲了一下自己的脸。

“干嘛要这么气馁呢?”医生安慰道。

“人生如戏,如果我们知道该怎么演这场戏,对自己的角色设定了如指掌,这出戏就会很精彩。只要这场戏一天没有落幕,你们总是会相见的。这下…就要看谁更能把握住自己的角色了。”

他伸出手去轻轻拍了一下对方的手背,但是对方却突然把手翻转过来,仅仅握住了他的手,他一怔。

“医生…如果你不知道…我的的过去,你会跟我结婚吗?”这个问题,更像是一个急需从他人口中获得自信心的小孩子,而不像是在检验自己的颜值。Benjang医生沉默了良久,即使那只手已经滚得发烫,也没有把手抽回去。因为他害怕自己的某一个小小举动,会给对方那脆弱的情感带来强烈的冲击力。

“去照照镜子啦。”他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调变得吊儿郎当,就像长辈凶小孩子一样。“我也会照镜子的啦,耳朵两边的白头发一天比一天多了。以前我总是觉得自己长得像某个明星,现在我也还是像明星啊,但却是那种爸爸级别的明星咯。”

“医生你长得很帅,但你跟叔叔不是同一风格的。”

医生悄悄舒了一口气,侥幸过关,不用正面回答!

 

那个问题,Aon也问过他。当时她正在把一杯果汁放在餐桌上,那时候Nira还没下来。

“会结婚吗?”

Benjang把报纸翻转了一下,然后反问道。

“你要跟谁结婚吗?”

“你知道的,我问的是什么!”Aon很久没有这么彪悍地对人说话咯。

“我不知道Ni小姐来自哪里,如果她这样住在这里,会受到非议的。”

“如果结婚,受到的非议会更多吧。”

“为什么啊?”Aon一脸的不解,“年龄相差太大的人就不能结婚了吗?”

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答案,因为Nira已经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我下来晚了点,昨晚睡得比较晚。”

Nira已经把下来帮Aon做饭洗碗当作是自己的一种义务,而每次Aon也对这个姑娘潜藏的厨艺表示惊叹不已。

“胡萝卜蛋糕。”

胡萝卜头,一般都是拿来做沙拉的,不太可能做成蛋糕的呀。

“马来莲雾拿来做沙冰最好吃了。”有时候Aon也会被强迫吃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酸奶冰淇淋、水果沙拉都是可以减肥的。”

到了晚上,Nira就会拿着自己的化妆箱下来。

“帮你按按脸,让你别那么焦虑。”

时日久了之后,Aon就跟这个陌生的少女亲密了起来——虽然现在早已不陌生了。Aon还是对她的来历毫不知情,但很偶尔的,这丫头会指着某一道菜说漏嘴。

“妈妈喜欢…”

“嗷,那你妈妈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呀。”对方却调皮地回答,眼神闪过一丝阴郁。

然后一切的疑惑都会嘎然而止,生活还是像以往的那样进行下去。只是Benjang医生多了一项职责,那就是早晚接送Nira上下班。这种职责,他都遗忘很久了。他已经有很久没有接送过别人了,除了那个深爱的女人。但现如今,当他把车停在店门口时,他的眼睛就会盯着那个正认真地从玻璃门那边迈着长长的步伐走过来的瘦弱身姿。

 

…影子啊太阳下的影子

障眼让你产生幻想

最终却无影无踪…

 

Benjang心里很清楚,终有一天…那阳光底下的影子,将会消失于眼前。但究竟是何时…他无法回答,到时候他的人生轨迹会变得怎样…他也不知道。

他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结局是好的!

他不希望看到她再回到以前。当时有一个气质优雅的女人来找他,女人脸上充满了疲倦和悲苦,手中还牵着一个满脸天真的小孩子。

“我们有问题。”

她开始讲了第一句话,我们…就是她和那个小孩,那个来自上流社会、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

“我在报纸上关注您的一些理论成果很久了,所以我才敢下决定…来找您帮我们解决问题。”

从那以后,彼此的见面联系就一直维持着。那个…小孩果断坚定得让人咋舌。

她身上既有脆弱的一面,又有坚韧的一面。

她既有强硬的一面,也有柔软的一面。

这样子的性格才是最可怕的,因为…没有人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触碰到她那最脆弱的一条神经。

这种性格的人。

不计其数的…是会情绪崩溃!

泰剧资讯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